西藏茶文化

发布时间 : 2019-11-16
茶文化 红茶介绍以及茶文化 茶文化发展的历程

【www.cy316.com - 茶文化】

西藏,本不是茶叶的原产区,直到大唐与吐蕃之间开始了茶马贸易,茶叶正式进入西藏,使西藏人民饮茶日益成风。千百年来,茶文化已经深入到西藏老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渐渐从茶叶分类、茶具、饮茶习俗等形成了别具特色的西藏茶文化。

在西藏,按照芽叶的细嫩程度,茶叶被分为芽砖、金尖、金玉、金昌、粗茶五等。在过去,只有藏族上层人士才可享用砖茶,金尖次之,也属于上层人士饮用。金玉茶会有少量茶叶梗,金昌则是茶叶梗较多一般藏族家庭会饮用。粗茶顾名思义是茶叶较老且由粗梗制成,这样的茶叶一般贫穷人饮用。现如今随着经济的发展,生活水平逐步提高,茶叶种类也更加多样了。

西藏的茶具最讲究美观和实用结合。茶锅多为铜质,也有铝制的。茶壶的材质更丰富些,由铜、锡、铝、陶等制作而成。而茶碗则有木、瓷、玉、银制的,制作工艺精美,弥足珍贵。在藏民族传统生活习俗里,每个家庭成员都会有各自固定使用的茶碗,并且随身携带。酥油碗的造型大小男女有别,男士的稍大,女士的稍小。一般而言,印有吉祥图案的彩色瓷质茶碗是临时用碗。

藏族老百姓在探亲访友时,礼物中一定要有茶。客人来访时,碗中需斟上茶。订婚时,带上茶表示感情不移、生活美满。给寺院供奉时更离不开茶。

在西藏茶文化中,非常讲究长幼有序、主客有序。在家中,煮好茶一定是先斟献于父母和长辈。

大凡宾客上门入座后,女主人立即会奉上糌粑。随后,女主人会取出珍藏的瓷碗摆放于客人面前,端起茶壶,壶底位置低于桌面,轻轻摇晃数次,斟满酥油茶后双手端碗躬身递给客人。这时,主客一边喝酥油茶,一边吃糌粑,这种少见的饮茶风俗,对许多不了解的人来说都是一种极为有趣的经历。

客人接过茶碗后要先缓缓吹开浮油,浅饮数次后碗内留下约一半,将茶碗放于桌上,女主人会续满,客人也不能立刻就饮,而是在主人的邀请下边同主人聊天边饮用。女主人会让客人的茶碗保持盈满状态,直到客人以手盖碗表示不能再喝。客人一般要饮茶三碗,直到最后也不能端碗一喝而光,更不能在喝的时候发出明显的声响,这种狼吞虎咽的喝茶方式,会被认为是不礼貌、不文明的。

咬一口糌粑,割一块肉,再喝上一口酥油茶,男人们恐怕还要来几口青稞酒。不论是简单的家庭聚会还是宾客之间友好的往来,大家围坐在一起,这就是最幸福的时刻,这就是人与茶,饮食与文化交融得最自然、最完美的时刻。

cy316.com延伸阅读

茶文化:广东潮汕茶文化介绍


不同的地域造就了不同的茶文化,而在潮汕地区也有着潮汕独有的功夫茶。喝功夫茶是广东潮汕人日常生活中最常做的事,无论何时都是以一壶茶来陪衬。潮州工夫茶是潮州饮食民俗最具特色的一种。下面跟着小编一起来看看广东潮汕的茶文化吧。

潮汕人饮茶文化

从潮汕城市地区到农村,几乎家家都摆设有一套功夫茶具,喝功夫茶是潮汕人的风俗,以茶待客更是潮汕人的优良传统之一,潮汕人无论是婚、丧、喜还是庆,都离不开茶,所以功夫茶已经成为潮汕礼俗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功夫茶起源

潮汕著名的功夫茶历史悠久,起源于宋代,据说是由福建的“小杯茶”演变来的,之后在广东的潮州府一带最为盛行,而品尝功夫茶也是潮汕地区很出名的风俗之一,在潮汕本地,基本每家每户都有功夫茶具,即使是移民海外的潮汕人,也依然保存着品功夫茶的这个风俗,也可以说,有潮汕人的地方,便有功夫茶的影子。

潮汕人喝茶基本步骤

1、品茶

潮汕的功夫茶并没有像中国功夫那样名扬海外,但它作为潮汕茶文化的精粹,对于潮汕人来说,已经不只是简单的一道饮料了,而是生活中的生活。所以潮汕人品茶的方式是慢慢品味,讲究心手协调,与内心的平静融为一体。

2、择茶

选购好茶,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潮汕人喝茶多是铁观音、凤凰茶,他们选茶时一要观形;二要掂重;三要嗅味,他们认为,好的茶叶,有一种纯正的令人愉悦的茶香。

3、择水

冲泡功夫茶最讲究的就是水的质量,潮汕人冲泡茶认定的水质主要标准是:色度不超过15度,无异色;浑浊度小于5度;无异臭味,不含有肉眼可见物:PH值为6.5~8.5,总硬度不高于25度;毒理学及细菌指标合格。

以上就是潮汕茶文化的介绍,由此可见,潮汕当地已经把茶作为待客的最佳礼仪,潮汕人食茶更能体现了他们对生活的认真,这就是一种文化的沉淀。

各地茶文化之——漳州茶文化


漳州,地处中国东南沿海地区,是福建省下辖的一个城市。漳州作为海峡西岸城市之一,自古以来就有“田园都市,生态之城”的美誉。漳州是历史文化名城,是闽南文化的重要发祥地。漳州的茶叶在全国乃是世界上也是赫赫有名的。那么,漳州的茶文化发展到底是怎样的呢?下面我们就来了解一下吧。

漳州茶叶历史悠久,早在宋代时就已有种茶饮茶的记载,如周必大(1126-1204)的《次王少府送蕉坑茶韵》、王伟的《清州十咏》、李纶的《临漳志》等。在云霄盘陀岭上(旧称黑龟岭)至今遗有三株宋时古茶树,当地群众称之“宋茶”,相传为岭上二个和尚所种。

入明朝来,就有比较高的茶叶制作技术,所以明末阮文锡的《安溪茶歌》中有“迩来武夷漳人制”的说法。生产的茶叶不仅民间自饮,而且被列入贡品,正德间年贡“叶茶378斤,芽茶500斤”,嘉精间年贡“叶茶400斤,芽茶511斤”。(万历《漳州府志》卷五)在《长泰县志》、《南靖县志》、《龙溪县志》等也均有进贡茶叶的记载。可见当时的茶叶已颇有名气,因而促进茶叶种植,明太常寺卿陈天定游平和大峰山佛补祖岩诗句:“寺古多荒瓦,僧贫只荐茶”和天启进士沈起津游诏安九侯山诗句“香炉烟透云根里,雾锁茶园望海台”。不仅说明内山峰产茶,沿海地区也种植成片茶园。时茶叶贸易也渐兴隆,漳州商人往返于武夷山、安溪重金购茶。据《海澄县志》,明中叶就有茶叶从海澄月港出口的记载。

清代以来,漳州人不仅制茶技术精湛,而且品茗之风日甚,其烹泡方式--工夫茶艺闻名遐迩。清三十一年(1766年),永安知县彭光斗路过漳州时,就亲身享用了漳州的工夫茶。他说:“罢后去省,道过龙溪,邂逅竹园中,遇一野叟,延入旁室。地炉活火,烹沁透心脾。叩之乃真武夷也。客闽三载,只领略一次,殊愧此叟也,”(彭光斗《闽琐记)》,时至今日,乌龙茶工夫茶还在粤东及漳州诏安、云霄沿海各县广为流行。

清末,漳州茶叶声誉鹊起,贸易居全省之冠。光绪年间,漳州市里有号称“百年老铺”的奇苑、瑞苑等茶庄,他们不仅在漳州开业,而且在厦门设立分庄,茶叶出口东南亚等国,年销量据当时记载:光绪二十年前约360担,光绪二十年约1200担,光绪末年约1800担,民初至抗日前夕为2000~6000担。

解放后,漳州茶业在党和政府的重视下有了很大的发展,现在漳州已成为闽南乌龙茶出口的重要基地,必将为国家作出越来越多的贡献。

酥油茶怎么做的?西藏的酥油茶文化介绍!


“不提青稞酒呀,不打酥油茶呀,也不献哈达!献上一支心中的歌儿……”,这首西藏题材的劳军歌曲,在上世纪60年代非常流行。我最初得知酥油茶,也是在这首欢快优美的歌里,心想那一定是西藏了不起的好东西,向往得很。但是一直等到了2000年,我单身自助旅游到了西藏,才第一次尝到了酥油茶的滋味。

那是在参观完大昭寺之后,我又累又饿又渴又冷,在八廊街上看到一间藏餐馆,便鼓起勇气走进去要了个快餐。没想到女店主先给我端来一暖水瓶酥油茶!倒满一碗,果真是滚热喷香,但也确实骚膻得很,到底喝不喝呢?

到拉萨才两天,我已发现酥油真是无所不在,酥油店比糖果店多得多,寺庙里供的是酥油花、酥油灯,藏民家里以堆叠摆放的酥油有多少来显示贫富。到处都是一股酥油味,每当走过摆放软肥皂似的酥油块的酥油店,我总感到窒息般的难受。这种从牛奶里搅拌提取出来的黄油,怎么就这样难闻?听说有的汉人在拉萨住了几年都喝不下酥油茶,我这个最会“拣饮择食”的广州人,能不能喝酥油茶?

但是我又想到,不喝酥油茶,怎么算是到过西藏呢?于是捧起碗酥油茶吃药般大口灌下去,哗!登时一股夹带着奶香茶香的暖流直透五脏六腑,温润惬意的感觉简直无法形容。我觉得可口,便又连喝了两大碗酥油茶,原先的饥寒苦乏顿时消散无踪,通体舒适。由于是热饮,那股骚膻味倒没多大感觉。吃完藏餐后我再细细品尝那股淡黄色的酥油茶,感到茶味咸味奶油味适中,口感很好,多喝无妨。不知不觉中,竟把那一暖水瓶酥油茶都喝完了。

从此我爱上了酥油茶,在漫游西藏1个月的日子里,我经常大口大口地喝滚热浓香的酥油茶。在喇嘛寺里喝酥油茶,在藏民家里喝酥油茶,在天葬场喝酥油茶。还请我的采访对象到藏式茶馆喝酥油茶,一喝一个钟头,对酥油茶的了解也慢慢多起来。

鱼儿离不开水,藏民离不开酥油茶。在严寒缺氧的高原雪域,一个民族能够生存下来,已经是一个奇迹。而酥油茶既能驱寒暖身、止渴充饥,又能补充因缺少蔬菜水果所造成的营养不足,解决藏民肉食为主的腻滞,清醒头脑,所以酥油茶在西藏饮食中的地位,远远高于我们生活中的茶的地位。对于康藏人家,茶决不是可有可无的,简直就是活命之水。一个藏民每天一般都要喝二三十杯酥油茶,这一点也不奇怪。

酥油茶为什么要“打”?这是因为酥油茶的制作既简单,又复杂:将砖茶或沱茶捣碎放入锅中,加水熬煮,几度开沸后,撒少量土碱、催出茶色。再将沸开的茶水,倒进碗口粗、半人高的酥油筒里,放进适量的酥油、盐巴,抓住筒中的木杵,上下搅动,轻提重压,反复数十次,使油脂与茶水充分融合,变成了色味香俱全的酥油茶。如果不是这样打制,把酥油扔进茶锅里,用明火烧煮,就会油茶分离,非常难喝。

生活较好的人家,或有贵客临门,打酥油茶时,会加进核桃仁、牛奶、鸡蛋、葡萄干,那就是酥油茶中的上品了。除了酥油茶,还有用牛奶打的奶茶,骨头汤打的骨头茶,用菜油打的“弄饴”等,不用“打”的有加盐的清茶和加糖、奶的甜茶,这些茶的档次自然都不如酥油茶。打好的酥油茶要倒进有盖陶罐,煨在牛粪火炉边,或盛在大暖水瓶里保持滚热。

用酥油茶待客,是藏族的古老传统,也形成了一种别具特色的“西藏茶道”。我在藏民的家里看到,主妇献上哈达请客人落座后,会从色彩艳丽的藏箱里取出珍藏的瓷碗,仔细擦拭干净,放到客人前面的茶几上,然后捧来早已备好的酥油茶壶,轻轻摇晃几次,使油茶均匀,倒茶时,壶底不能高过桌面,以示对客人的尊重。客人喝茶前,要用无名指沾茶少许,弹洒三次,奉献给神、龙和地祗。饮茶时不能太急太快,不能一饮到底,要轻轻吹开茶上的浮油分饮数次。饮到一半之后,就要等恭立一旁的主妇添满,然后再饮。喝茶不能发出声响,也不能喝一碗就走,一般以喝三碗为吉利,难怪拉萨有句谚语叫“一碗成仇人”。其实,汉藏同胞一起痛饮酥油茶,还有一份特殊的情谊温馨,因为藏胞真诚地相信,来自汉地的茶与来自藏地的酥油盐巴,在酥油筒里相聚融合成芳香可口的酥油茶,是一种圆满的结合,会带来吉祥欢乐。

在西藏,人人离不开茶,天天离不开茶,那里的“茶文化”情调浓郁得难以化解。茶在西藏并非仅仅是饮料,它曾是乌金货币,是西藏神话传说里的生命树,是唯一能与经书珍宝放入佛像体内的圣物,是吉祥美好的象征,是与俄罗斯的面包和盐一样的待客珍品。

喜马拉雅山麓处处飘着酥油茶的芳香。我以58岁的年纪,能在“世纪第三极”的康藏高原上,自由自在地玩了一个月也没有高原反应,大概就是能入乡随俗拼命喝酥油茶的缘故。

哦,难忘的酥油茶!什么时候,我还能去再喝个痛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