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馆系列之三:宋代茶馆文化的兴盛_茶文化

发布时间 : 2020-04-08
宋代茶文化风气 中华文化之茶文化 潮汕的茶文化之美

【www.cy316.com - 宋代茶文化风气】

下面是茶经网小编为大家精心准备的“茶馆系列之三:宋代茶馆文化的兴盛_茶文化”精彩内容,帮助大家了解茶文化知识,欢迎大家进行阅读,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一篇《茶馆系列之三:宋代茶馆文化的兴盛》,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

至宋代,便进入了中国茶馆的兴盛时期。张择端的名画《清明上河图》生动地描绘了当时繁盛的市井景象,再现了万商云集、百业兴旺的情形,其中亦有很多的茶馆。宋代不仅开封茶馆、茶坊兴旺,各地大小城镇几乎都有茶肆,《农讲传》、《清明上河图》都形象生动地再现了那时茶馆的真实情景,宋代的茶馆文化成为市民茶文化的一个突出标志。

孟元老的《东京华梦录》中的记载则更让人感受到当时茶肆的兴盛“东十字大街曰从行裹角,茶坊每五更点灯,博易买卖衣服图画、花环领抹之类,至晚即散,谓之鬼市子……归曹门街,北山于茶坊内,有仙洞、仙桥,仕女往往夜游吃茶于彼。”

值得一提的是南宋时的杭州,南宋小朝廷偏安江南一隅,定都临安(即今杭州),统治阶级的骄奢、享乐、安逸的生活使杭州这个产茶地的茶馆业更加兴旺发达起来,当时的杭州不仅“处处有茶坊”,且“今之茶肆,刻花架,安顿奇松异桧等物于其上,装饰店面,敲打响盏歌卖。”《都城纪胜》中记载“大茶坊张挂名人书画……多有都人子弟占此会聚,习学乐器或唱叫之类,谓之挂牌儿。”

宋以后城市集镇大兴,且一些大城市三鼓后仍夜市不禁,商贸地点不再受划定的市场局限。在热闹街市,交易通宵不断,这为茶馆发展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契机,并且开始了独立经营。接洽、交易、清谈、弹唱都可在茶馆见到,以茶进行人际交往的作用集中凸现出来。那时开封潘搂之东有“从行角茶坊”,封丘门外马行街因商贩集中,有众多条访,曹门街有“北山子茶坊”,“内有仙洞仙桥,仕女往往夜游吃菜于彼”。这类茶坊,不仅饮茶,还营造了一个私人意境,今茶客陶醉。

从数量上看,宋代茶馆的量明显比唐代多,遍及大街小巷。皇宫附近的朱雀门外待巷南面道路东西两旁,“余皆居民或街坊。街心市井,至夜尤盛。”

宋代茶馆规模扩大,所以应运而生了茶馆的经营机制。当时大多实行雇工工作制,招聘熟悉茶艺的人,称为“茶博士”,进行日常经营。为吸引顾客,南宋时,特别注重茶馆装潢,插四时花,挂名人画,等等。在选址方面也比较重视,多选在风景优美之处。同时增添文化娱乐活动,最普遍的是弦歌,包括雇佣乐妓歌女,教授茶客唱歌,安排说唱艺人说书。兼有博弈等活动。还有提供茶点,冬天兼卖擂茶,或卖盐豆豉汤,夏天兼卖梅花酒等。

到宋代,茶馆进入繁荣发展期。究其原因有三:

一是宋朝进入稳定期,受战争干扰的社会经济逐渐恢复,农业和商业恢复发展,致使茶作为经济作物被大范围种植,茶树的栽培地区越来越多,淮南、江南、两浙、荆湖、福建及四川诸路,茶园十分普遍,而且产量提高。淮南等地由于种茶户众多,专门称之为“茶户”。根据《宋史》卷一八三《食货志》记载,仅江南、两浙、荆湖、福建地区输送与政府专卖机构的茶也每年就达一千四五百万斤。

二是产量的提高导致使价格下降,兼以经济的发展使民众消费能力提高的原因,到茶馆饮茶成为日常生活享受方式。

三是城市的发展,中国的城市发展在宋代进入转折点。唐及以前的城市里的住宅区和商业区时分开的,商业区占地小,而且经营时间仅限于白天。到宋代彻底打破了“坊”和“市”的界限,商店可以到处开设,不受时限制,而且商业区域普遍扩大到城外的场所,成为草市(唐已经出现,宋有发展)。商业繁荣、人口众多,直接刺激着饮食、娱乐、住宿等行业的发展,而茶馆就迎合了当时人们的各种文化及日常需求。

宋时茶馆具有很多特殊的功能,如供人们喝茶聊天、品尝小吃、谈生意、做买卖,进行各种演艺活动、行业聚会等。功能增加的同时糅合进很多民间文化因素。同时承载着社会上流行的文化休闲形式,人流量的增大汇集了更多的信息,带动的文化的交流和传播,特别是如说书等的民间艺术得以继承和发展。

以上就是为您提供的《茶馆系列之三:宋代茶馆文化的兴盛》全部内容,在阅读的过程中是不是有所收获呢?更多内容请继续关注我们网站内容更新!

cy316.com延伸阅读

宫廷茶文化和民间的茶馆文化


七碗茶过后已是飘飘欲仙

有人说,茶产在南方,北方谈不到茶文化,说北京人只会喝高末,茶里泡的茶末。北京解放以前,穷人确实喝不起好茶,只能喝一些碎末,就是卖出好茶后剩下的末茶。但并不能由此说北京没有茶文化,北京不仅有茶文化,而且档次还很高。

首先,北京地区出了一个茶的亚圣,仅次于陆羽的圣人,他就是唐代著名诗人卢仝。卢仝是涿州人,离北京仅百里左右。范阳卢氏家族是一个文化家族,从汉代就出文化人。卢仝为什么被称亚圣呢?这是因为他写过一首诗,原名叫《走笔谢孟谏议送寄新茶》,诗中有一段形容饮茶过程,所以人们通俗地又叫它《七碗诗》。他写道一碗喉吻润,头一碗茶只不过润润嗓子;两碗破孤闷,把心里闷气破解一下;三碗搜枯肠,李白说:斗酒诗百篇,而卢仝说饮三碗茶就有文字五千卷。接着四碗发轻汗,人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喝茶以后,把污浊之气发泄出来了;然后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最后说第七碗,七碗喝不得也,因为此时两腋习习清风生,我喝七碗的时候就要上天成仙了。然而又马上诗意转折我不知道老天爷,你是不是看见了,那些茶农在山里种茶是多么辛苦!天下的苍生是多么辛苦!我们是不是应当分给他们一点茶呢。他写了一种雨露均分的思想,这首诗把茶的精神写出来了,从生理反应,一直到思想反应,最后端出儒家雨露均分思想,不愧是亚茶圣。

元朝人喝茶不是为了助消化

再有,北京是六朝古都,文人荟萃的地方,任何一种文化,到北京以后就要抬升一步,得到一种提炼。其实北京不仅有茶文化,而且层次很高,比如文人士大夫的茶文化,在《红楼梦》里有这样的描定,刘姥姥进大观园以后转到栊翠庵,妙玉请大家喝茶,这妙玉看不起刘姥姥,就弄个犀牛角杯,还有什么玉杯请宝钗、黛玉和宝玉喝茶,那刘姥姥喝过的杯子,她要扔了,还是汝窑的。贾宝玉有点同情心,说,你给我吧,我出去卖了,卖点钱。还有用的水,是梅花上的雪,然后集了一大瓮。实际上曹雪芹所写的这些都是北京文人的茶文化,可见北京文人茶文化是非常讲究的。北京有很多好的茶人,即使在元朝也是如此。有人说,元代的人喝茶是为了助消化,因为少数民族爱喝牛奶和羊奶,其实不完全是这样。颐和园旁边有元代名臣耶律楚材的墓,耶律楚材在一首诗中曾说,我若几天没有喝到饼茶,心里就像堵了一样,可见他对茶的爱是非常深的。

当然最兴盛的时期,我认为是在明清的宫廷茶文化,中国茶文化这时到了一个最高点,当然它仅仅是一个侧面了。因为从宫廷茶文化和朝廷的礼仪上来讲,唐、宋、辽、金、元反映得比较清楚。比如说外国使臣来了,我们要赐茶,外国使臣走的时候,也要送茶叶。这都是一种正式的礼节。但到了明、清两代不仅如此,它还和文明教化结合了起来。

关公巡城是儒家思想的体现

我认为文人茶文化,宫廷茶文化反映了我们中华民族一种很高的思想境界,特别是雨露均分的思想,是非常重要的。流传至今的一些民间的喝茶习俗很有意思,比如说倒茶,有十来个小碗,小杯子,倒茶人拿把小壶先来个关公巡城。这说明什么,他认为一个壶里的茶,上边跟下边的质量、营养不一定很均匀,我只有这样转着倒,每个碗里的营养才均衡,雨露均分嘛。最后把非常浓的茶水滴在每一个碗里,这叫韩信点兵,名字非常有意思。不管关公巡城,还是韩信点兵,都说明茶壶里泡的茶前后质量不一样,所以在沏茶的过程当中应当均匀地分配到各个碗里。其实,重视民生、雨露均分在封建社会里根本做不到,但是这种以民为本的思想是儒家文化在北京茶文化里的突出反映。北京是皇城,统治阶级就是装样子,也要提倡这种思想。

茶馆文化正当时


中国是茶叶生产大国,也是茶叶消费大国,中国的茶文化可以说是源远流长。饮茶叹茶在人民生活不断改善的今天更是风行一时。茶艺初兴,看身穿古色古香的旗袍的茶艺小姐,十分娴熟地把原本比较简单的沏茶折腾成“关公巡城”、“韩信点兵”等许多名堂,动作犹如柔美曼妙的“芭蕾”,在优雅舒适的茶馆里,轻松悦耳的旋律中,茶艺小姐面带微笑地演绎出茶与舞的交相辉映,在品茶的同时欣赏茶艺表演,令人陶醉万分。

但现如今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是,在这个茶文化有着悠久历史和茶叶消费有着庞大市场的大国,今天的茶艺文化仍然处在低级的水平。不少茶馆经营是借“茶”作招牌而营餐饮之实质,不少人在茶馆饮茶的娱乐消费中引入麻将扑克等市井娱乐。中国的茶文化的发展比起中国的邻国日本和韩国的茶道文化已经不能同日而语。为什么茶叶消费大国难以兴起高雅的茶艺文化?

茶艺已悄然面临着一种商业性质的文化危机。茶艺的经营模式难道就能一成不变吗?传统茶艺发展至今,程式化的表演模式与平面化的操作流程已日显浅薄和单调。在新的生活空间中,茶艺文化需要重新寻找自己在新经济坐标上的定位。需要“改头换面”成与现代生活节奏、人文心态相适应的文化消费方式。茶艺正面临一场消费观念的“文化革命”。

经营茶馆,不是经营一种普通的产品。茶文化是介于物质和精神之间的一种文化,如果用经营物质产品的手段去经营,那茶的文化内涵就无法体现;如果单当做文化的产品去经营,茶的物质属性同样体现不出来。立伦茶营销策划机构认为,茶馆应当用具有观赏性、宣传性的茶艺表演打开茶文化的交流之门。

茶馆的茶艺表演要“好看,看得懂,还要好喝”。因此,传统茶艺表演中主泡的工作不变,她的任务就是要泡出一杯好茶给消费者,而助泡则从端茶送水中解放出来,进行艺术表演,让茶艺表演更好看。

“受众需要什么,茶馆就设计什么样的茶艺表演”。这样的说法尽管直白,但作为茶馆经营者,顺应社会潮流、应观众之需是赢利的根本保障。创新茶艺文化的经营模式,为现代都市人营造一种全新的茶艺文化,以此培养大批忠实的消费者,茶馆才能在竞争日趋激烈、追求创新思维的市场经济环境中获得更大的成功。

茶馆系列之六:近代茶馆的中西结合


进入近代以后,中国社会呈现出急剧变化的特点,伴随着这种变化,杭州茶馆从规模变化、场地分布,到经营特色和功能发挥都体现出了鲜明的中西特色相结合的特点。

首先表现在经营方式上。茶馆中不仅有西方的饮料,如咖啡、可可、汽水和

啤酒等,还有西方的茶点,如蛋糕、饼干等,茶馆类型出现了音乐茶座、公园露天茶室等。这种改变也是有被迫的原因的,舶来品如电影院、歌舞厅、咖啡馆等的兴起,茶馆生意变得暗淡,简单的休闲、娱乐、解渴的作用渐渐失去竞争力。

在其装潢方面也体现中西合璧的特点,中式的藤桌藤椅和西式的沙发并有,中国的字画和西方的油画并存,中国的清流雅韵和西方的爵士歌曲兼有。茶馆失去原有的精俭,商业气息变得浓郁,但是中西结合的好处就是更能融合中西文明中优秀的成分,创造出独具一格的近代文化特色,对以后的茶馆以及特色文化的传承间接起到积极作用。这些特点在上海和北京这样的大城市表现得更突出。在上海租界,还有外国人开的茶馆,“光绪初在虹口及四马路一带有所谓三盛楼、开东楼、玉川品香社,皆日本茶社也。”

原因有二:

一是自1840年帝国主义的坚船利炮将中国大门打开之后,西方文明侵入中国,西方人带来了西方的生活习俗和生活方式,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国人的日常生活。特别是在中国在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之后,由两千多年的封建传统被西方先进的科技和观念冲击,影响到生活的每个角落,作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茶馆首当其冲,在经营方式及理念等方面发生了改变。

二是中国的主动性决定了茶馆必定感染西方色彩。在西方的影响下,中国部分人士由被动接受改变进而转变为主动接受新观念,并且用新的观念和视角来改变生活。且不论在政治领域学习西方的先进的资本主义政体,就单是社会生活而言,出现更多的学习西方的礼俗和生活消费方式,进而在茶馆上也有体现。

这一时期由于社会动荡,战乱不断,各种矛盾尖锐,茶馆成为人们了解时局、预测形势发展和获取各种信息的主要场所。茶馆数量陡增。四川有句谚语,“头上晴天少,眼前茶馆多”。仅以成都来说,40万人口的城市,茶馆多达1000多家。绍兴光沿河桥头就有上百家茶馆。随着数量的增加,经营上也呈现出多样性、复杂性。

由茶馆的中西特征,可知茶馆体现出来的外向性,是中西文化交流中的载体之一,也是新的文化形式形成的载体之一。

近代茶馆既是大众经济一部分,更是承载市民文化的一种载体,其发展的历程不仅反映出近代商业发展的特点,更可以折射出近代中国文化发展的特点。

茶馆文化的包容性


近些年,茶馆作为一种独特的文化休闲场所在各大城市,如雨后春笋般林立。在它们当中,一部分是以经营大众棋牌娱乐为主,品茶业务为辅;也有一些茶馆走清茶馆路线,坚持将高雅茶艺文化作为经营主题。对此,有一些茶友认为,以经营娱乐项目为主的茶馆偏离了茶文化的高雅的正轨,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茶馆;但是还有一些观点表明,茶馆在中国的历史悠久,是各个阶层展示本阶层特色的戏台,通俗与高雅应当并存。

大众化茶馆特色多

大部分的娱乐性质的茶馆老板认为,经营一家纯粹意义上的茶馆,要有充足的前期准备和较高的成本,至于回报又是个说不定的未知数。你需要营造独特的氛围吸引消费者,馆内的风格、布局需要设计得和谐而不失特点,筹备费时费力,而且装修费用很高。但如果将茶馆改为以娱乐为主、喝茶为辅的场所,不仅成本低,还能吸引更多顾客,经营起来更省心。

同时还有人讲道,说自己早些年开茶馆时由于没有经验,以为茶馆就是单纯喝茶的地方,但后来随着经营慢慢发现,许多光顾茶馆的消费者更喜欢一边喝茶,一边进行娱乐活动,饮乐二者兼备。所以恰恰是为了迎合消费者的需求,转变消费路线,开始提供棋牌娱乐项目,生意也红火。

据一些逛茶馆的顾客说,自己和身边的几个朋友不喜舞厅不好歌房,就是想找一个相对清静自在的地方,喝杯清茶吃些茶点,聊天也行娱乐也可,既能打发时间,又能放松心情。因此,这种混合大众化的茶馆便是他们的首选。

高雅格调突显文化

清茶一壶,瓷杯几只,茶食两盘,挚友几位,大家坐在茶桌前,一起品茗洗心,畅谈无阻。这种惬意的场景是当今社会追求清雅之境的人的向往。但是据开此类格调茶馆的经营者说,现在市区内很多茶馆都将棋牌娱乐作为主要经营业务,平日里喜欢以茶会友的茶客坐在那样的茶馆内听着周围牌友们的吵闹声,根本没有品茶的心情。这样的顾客正是清茶馆长久以来屹立于喧闹都市的主要原因,店内不提供任何娱乐服务,来这里的顾客都是纯粹的茶与茶文化爱好者。如今喜欢喝茶的人越来越多,这些茶友需要这样一个休闲场所。 

很多经营者担心经营这样的茶馆难以吸引多数顾客,经营上不会顺利。然而事实上,做得成功的店家为我们总结出这样一条真理:只要专心地去经营一家茶馆,一定会找到与你的茶馆投缘的茶客。在茶馆不仅是喝茶,也是人们修心养性交际的场所。社会的脚步越来越快,整日溺于忙碌的人们需要一个让心放慢放松的栖息地,而这种需求正是高雅的清茶馆所能给予的。

可雅可俗兼容并蓄

茶馆自从西晋最初的简陋雏形——茶摊,到如今的清茶馆、书茶馆等划分具体的各类茶楼茶园,它在我国历史舞台上的戏份可谓从无到有,从轻到重;并且随着它现身范围的扩大,由川地到江南闽粤,再向北发展到京津一片,又渐渐分出川派、粤派、京派、越派等不同派别,故而也便呈现出不同的表现形式。在时间与种类这两条坐标之外,我们还可以再加上受众人群这一标准,有为了享受茶的美而纯饮的,有喝茶嗑瓜子消磨时间的,还有口中含上一口茶一边看戏一边细细咂么味儿的。但无论从哪一个方向来看,都无疑昭显了茶馆的一个特征,即是多元化。

了解了这一点的开店者们便会明白,大家共同立足于现代城市中的茶馆经营这一点上,只因为你的定位不同,所以从这一点上画出的射线方向也不一样。雅俗皆可,并存更佳。对于以兼营棋牌娱乐活动的茶馆来说,其面对的是大众化的消费群体,此类茶馆的存在能丰富一部分人的日常文化娱乐需求;对于一些注重文化内涵以及茶馆环境品位的消费者来说,唯有雅致的、有浓浓文化氛围的茶楼才能满足,同时也促进了茶文化的传承和发展。

宋代的宫廷茶文化


封建社会里,皇帝是最高统治者,一切最好最美的东西皆献帝王享用。茶是清俭的东西,当民间开始饮用时,宫廷虽偶而为之,但还没有十分重视。

唐代已有贡茶,故卢仝诗云:天子须尝阳羡茶,百草不敢先开花。陆羽也谈到过王公贵族之家饮茶必二十四器皆备,而且要金玉具器的情况。从唐代出土的茶具看已相当豪华,贵族尚如此,皇室自然更胜一筹。不过,总的来说,唐代的宫廷虽有饮茶习惯,从文化意义上并未给人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唐朝是文人、隐士、僧人领导茶文化的时代。宋朝则不然,由于自五代起,和凝等宰辅之流即好饮茶,宋朝一建立便在宫廷兴起饮茶风尚。宋太祖赵匡胤便有饮茶癖好,因而开辟宫廷饮茶的新时期。历代皇帝皆有嗜茶之好,以致宋徽宗还亲自作《大观茶论》。这时,茶文化已成为整个宫廷文化的组成部分。皇帝饮茶自然要显示自己高于一切的至尊地位,于是贡茶花样翻新,频出绝品,使茶品本身成为一种特殊艺术。

宋人的龙团凤饼之类精而又精,以至每片团茶可达数十万钱。可以想见,这种茶的玩赏、心理作用早已大大超出他的实际使用价值。它虽不能看作中国茶文化的主流和方向,但上之所倡,下必效仿,遂引起茶艺本身的一系列改革,因而也不能完全否定。饮茶成为宫廷日常生活内容,考虑全国大事的皇帝、官员很自然地将之用于朝仪,自此茶在国家礼仪中被纳入规范。至于祭神灵、宗庙,更为必备之物。唐代茶人大体勾划出了茶文化的轮廓,各阶层茶文化需要各层人进一步创造。宋朝可以说是茶文化的形成时期。宋代团茶历南北宋、辽、金、元几代,直到明代方废,领导茶的潮流长达四、五百年,不能说宋代宫廷对茶文化没起作用。关于宋代宫廷茶文化的具体情况。

宋代贡茶从南唐北苑开始。北苑在南唐属建州。其地山水奇秀,多寺院名胜,又产好茶,故自南唐便为造茶之地。《东溪试茶录》载:旧记建安郡官焙三十有八,自南唐岁率六县民采造,大为民所苦。我朝自建隆以来,环北苑近焙,岁取上贡,外焙具还民间而裁税之。可见,北苑原是南唐贡茶产地。唐代的饼茶较粗糙,中间作眼以穿茶饼,看起来也不太雅观。所以南唐开始制作去掉穿眼的饼茶,并附以腊面,使之光泽悦目。宋开宝年间下南唐,特别嗜茶的宋太祖一眼便看中这个地方,定为专制贡茶的地点。宋太宗太平兴国(976-983年)年初,朝廷开始派贡茶使到北苑督造团茶。为区别于民间所用,特颁制龙凤图案的模型,自此有了龙团、凤饼。宋朝尚白茶,到太宗至道年间又制石乳、的乳、白乳等品目。

宫廷茶文化,宋代时期的宫廷茶文化


封建社会里,皇帝是最高统治者,一切最好最美的东西皆献帝王享用。茶是清俭的东西,当民间开始饮用时,宫廷虽偶而为之,但还没有十分重视。

唐代已有贡茶,故卢仝诗云:"天子须尝阳羡茶,百草不敢先开花。"陆羽也谈到过王公贵族之家饮茶必二十四器皆备,而且要金玉具器的情况。从唐代出土的茶具看已相当豪华,贵族尚如此,皇室自然更胜一筹。不过,总的来说,唐代的宫廷虽有饮茶习惯,从文化意义上并未给人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唐朝是文人、隐士、僧人领导茶文化的时代。宋朝则不然,由于自五代起,和凝等宰辅之流即好饮茶,宋朝一建立便在宫廷兴起饮茶风尚。宋太祖赵匡胤便有饮茶癖好,因而开辟宫廷饮茶的新时期。历代皇帝皆有嗜茶之好,以致宋徽宗还亲自作《大观茶论》。这时,茶文化已成为整个宫廷文化的组成部分。皇帝饮茶自然要显示自己高于一切的至尊地位,于是贡茶花样翻新,频出绝品,使茶品本身成为一种特殊艺术。

宋人的龙团凤饼之类精而又精,以至每片团茶可达数十万钱。可以想见,这种茶的玩赏、心理作用早已大大超出他的实际使用价值。它虽不能看作中国茶文化的主流和方向,但上之所倡,下必效仿,遂引起茶艺本身的一系列改革,因而也不能完全否定。饮茶成为宫廷日常生活内容,考虑全国大事的皇帝、官员很自然地将之用于朝仪,自此茶在国家礼仪中被纳入规范。至于祭神灵、宗庙,更为必备之物。唐代茶人大体勾划出了茶文化的轮廓,各阶层茶文化需要各层人进一步创造。宋朝可以说是茶文化的形成时期。宋代团茶历南北宋、辽、金、元几代,直到明代方废,领导茶的潮流长达四、五百年,不能说宋代宫廷对茶文化没起作用。关于宋代宫廷茶文化的具体情况。

宋代贡茶从南唐北苑开始。北苑在南唐属建州。其地山水奇秀,多寺院名胜,又产好茶,故自南唐便为造茶之地。《东溪试茶录》载:"旧记建安郡官焙三十有八,自南唐岁率六县民采造,大为民所苦。我朝自建隆以来,环北苑近焙,岁取上贡,外焙具还民间而裁税之。"可见,北苑原是南唐贡茶产地。唐代的饼茶较粗糙,中间作眼以穿茶饼,看起来也不太雅观。所以南唐开始制作去掉穿眼的饼茶,并附以腊面,使之光泽悦目。宋开宝年间下南唐,特别嗜茶的宋太祖一眼便看中这个地方,定为专制贡茶的地点。宋太宗太平兴国(976-983年)年初,朝廷开始派贡茶使到北苑督造团茶。为区别于民间所用,特颁制龙凤图案的模型,自此有了龙团、凤饼。宋朝尚白茶,到太宗至道年间又制石乳、的乳、白乳等品目。

茶馆系列之二:盛唐茶馆形成及原因


茶馆的最早出现,可追溯到两晋南北朝,专供喝茶住宿的茶寮可说是古代最早的茶馆,至唐代时才正式形成茶馆。

陆羽《茶经》引用了南北朝时一部神话小说《陵耆老传》中一个故事,说晋元帝时“有老姥每旦独提一器茗往市弼之,市人竞买,自旦至夕,其器不减”,这可能是设茶摊、卖茶水的最早方式,也是茶馆的刍形。

唐玄宗开元年间,出现了茶馆的雏形。唐玄宗天宝末年进士封演在其《封氏闻见记》卷六“饮茶”载:“开元中,泰山灵岩寺有降魔师,大兴禅教。学禅,务于不寐,又不夕食,皆许其饮茶。人自怀夹,到处煮饮,从此转相仿效,遂成风俗。自邹、齐、沧、棣,渐至京邑城市,多开店铺,煎茶卖之。不问道俗,投钱取饮。”这种在乡镇、集市、道边“煎茶卖之”的“店铺”,当是茶馆的雏形。

《旧唐书·王涯传》记:“太和九年五月涯等仓惶步出,至永昌里茶肆,为禁兵所擒”,则唐文宗太和年间已有正式的茶馆。

大唐中期国家政治稳定,社会经济空前繁荣,加之陆羽《茶经》的问世,使得“天下益知饮茶矣”,因而茶馆不仅在产茶的江南地区迅速普及,也流传到了北方城市。此时,茶馆除予人解渴外,还兼有予人休息,供人进食的功能。

唐代封演的《村氏闻见记》曾记载:“开元中(公元713~741年)……自邹、齐、沧、棣,渐至京邑城市,多开店馆,煮茶卖之,不问道俗,投钱取饮。”可见卖茶、饮茶十分盛行。国家富强,政治安定,经济、文化昌盛,城市繁荣,为当时造就了一个群体——市民阶层。这一阶层主要由城镇商人、工匠、挑夫、贩夫等组成。他们流动范围较大,见识较广,重人间友情,生活在城市里彼此比邻而居,街市相见。茶馆为他们交流、沟通创造了一个良好环境。当时茶馆名称繁多,茶肆、茶坊、茶楼、茶园、茶室……等,而且都与旅舍、饭馆结合在一起,尚未完全形成独立经营。

这时银社会饮茶之风颇为流行,唐代的饮茶之风盛行,在此基础上茶馆正式形成。“自邹、齐、沧、棣、渐至邑城市,多开店铺,煎茶卖之,不问道俗,投钱取饮。”这是关于茶馆的明确记载。

其出现的原因有几个方面:

一与佛教兴盛有关。隋唐之际,由于朝廷的提倡,佛教得到迅速发展,古刹寺院遍布全国各地,憎徒“学禅务于不寐,又不夕食,皆许饮茶,人自怀狭,到处煮伙,以此转相仿效,逐成风俗”。

二是与由于唐朝的经济繁荣。无论是饮茶的盛行还是茶馆的形成都与经济密切相关,“贞观之治”和“开元盛世”时期,市场交换的频繁和商品南北流通速度加快,民众的消费需求及商业往来的需要促进了茶摊变成茶馆,具备更多的功能。三与唐代科举制度有关。唐实行非科举出身者不能为相,因此每年有大批第子应考,考生和监考翰林官们不胜疲惫,于是朝廷特命将茶果送到考场。朝廷这一举措起了倡导作用,饮茶之风在土人群中很快流行。

三是茶叶的大量产出,而且茶叶贸易有利可图,而利益是促进商业发展的直接动力。四是与国家的政策相关。唐代统治者,崇尚佛教,寺院设有茶座。茶作为提神醒脑的药物成为禅事活动不可缺少的物品,被僧侣传播开来。

四与唐代诗风大兴有关。因将作诗列人科举考试科目,于是品茶吟诗成风。饮茶在文人学士中很快蔓延。此外,中唐以后朝廷实施禁酒措施,也加速推广社会饮茶风尚。饮较之风很快波及到寻常百姓家,去茶馆饮茶习以为常,并成为人们休息消遣的一种方式。这是茶馆形成的社会基础,但当时茶馆主要经营业务是卖茶、饮茶,那种浓郁的文化氛围尚未在茶馆出现。

唐代茶馆的经营方式比较简答,以卖茶为主,设备简单,主要是一般市民饮茶服务的。从陈设到装饰到服务功能都处于起步阶段。但为两宋茶馆的兴盛奠定基础,也为具有文化载体作用的茶馆做铺垫。

各地茶馆里的茶联文化


欢迎来到本网站,下面为您提供的是《各地茶馆里的茶联文化》内容,感谢阅读!

在我国,各地的茶馆、茶楼、茶室、茶叶店、茶座的门庭或石柱上,茶道、茶艺、茶礼表演的厅堂墙壁上,甚至在茶人的起居室内,常可见到悬挂有以茶事为内容的茶联。茶联常给人古朴高雅之美,也常给人以正气睿智之感,还可以给人带来联想,增加品茗情趣。茶联可使茶增香,茶也可使茶联生辉。

杭州的“茶人之家”在正门门柱上,悬有一副茶联:

一杯春露暂留客,

两腋清风几欲仙。

联中既道明了以茶留客,又说出了用茶清心和漂漂欲仙之感。进得前厅入院,在会客室的门前木柱上,又挂有一联:

得与天下同其乐,

不可一日无此君。

这副茶联,并无“茶”字。但一看便知,它道出了人们对茶叶的共同爱好,以及主人“以茶会友”的热切心情。使人读来,大有“此地无茶胜有茶”之感。在陈列室的门庭上,又有另一联道:

龙团雀舌香自幽谷,

鼎彝玉盏灿若烟霞。

联中措辞含蓄,点出了名茶,名具,使人未曾观赏,已有如入宝山之感。

杭州西湖龙井处有一名叫“秀翠堂”的茶堂,门前挂有一幅茶联:

泉从石出情宜冽,

茶自峰生味更圆。

该联把龙井所特有的茶、泉、情、味点化其中,其妙无比。

扬州有一家富春茶社的茶联也很有特色,直言:

佳肴无肉亦可;

雅淡离我难成。

当年绍兴的驻跸岭茶亭曾挂过一副茶联,曰:

一掬甘泉好把清凉洗热客,

两头岭路须将危险话行人。

此联语意深刻,既有甘泉香茗给行路人带来的一份惬意,也有人生旅途的几分艰辛。

福建泉州市有一家小而雅的茶室,其茶联这样写道:

小天地,大场合,让我一席;

论英雄,谈古今,喝它几杯。

此联上下纵横,谈古论今,既朴实,又现实,令人叫绝。

福州南门外的茶亭悬挂一联:

山好好,水好好,开门一笑无烦恼;

来匆匆,去匆匆,饮茶几杯各西东。

该联通俗易懂,言简意赅,教人淡泊名利,陶冶情操。

北京前门“北京大茶馆”的门楼两旁挂有这样一副对联:

大碗茶广交九州宾客,

老二分奉献一片丹心。

这不仅刻画了茶馆“以茶联谊”的本色,而且还进一步阐明茶馆的经营宗旨。

贵阳市图云关茶亭有一副茶联:

两脚不离大道,吃紧关头,须要认清岔道;

一亭俯着群山,站高地步,自然赶上前人,

既明白如话,又激人奋进。

旧时广东羊城著名的茶楼“陶陶居”,店主为了扩大影响,招揽生意,用“陶”字分别为上联和下联的开端,出重金征茶联一副。终于作成茶联一副。联曰:

陶潜喜饮,易牙喜烹,饮烹有度;

陶侃惜分,夏禹惜寸,分寸无遗。

这里用了四个人名,即陶潜、易牙、陶侃和夏禹;又用了四个典故,即陶潜喜饮,易牙喜烹,陶侃惜分和夏禹惜寸,不但把“陶陶”两字分别嵌于每句之首,使人看起来自然、流畅,而且还巧妙地把茶楼饮茶技艺和经营特色,恰如其分地表露出来,理所当然地受到店主和茶人的欢迎和传诵。

蜀地早年有家茶馆,兼营酒业,但因经营不善,生意清淡。后来,店主请一位当地才子撰写了一副茶酒联,镌刻大门两边:

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且喝一杯茶去;

劳心苦,劳力苦,苦中作乐,再倒一杯酒来。

此联对追名求利者不但未加褒贬,反而劝人要呵护身体,潇洒人生,让人颇多感悟,既奇特又贴切,雅俗共赏,人们交口相传。

最有趣的恐怕要数这样一副回文茶联了,联文曰:

“趣言能适意,茶品可清心”。

倒读则成为:

“心清可品茶,意适能言趣”。

前后对照意境非同,文采娱人,别具情趣,不失为茶亭联中的佼佼者。

以上就是为您提供的《各地茶馆里的茶联文化》全部内容,在阅读的过程中是不是有所收获呢?更多内容请继续关注我们网站内容更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