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太姥山人保存了古白茶制法

发布时间 : 2022-03-13
苦丁茶制法 福建白茶分级 福建高山白茶

【www.cy316.com - 苦丁茶制法】

下面是茶经网小编为大家精心准备的“福建太姥山人保存了古白茶制法”精彩内容,帮助大家了解茶文化知识,欢迎大家进行阅读,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不可否定,太姥山所在的福鼎茶区在茶业发展历程中,也曾引进过绿茶、红茶、花茶等制茶工艺,并延续至今,而且还创制出被誉为闽红三大工夫之一的白琳工夫。但值得庆幸的是,古白茶并没有因此在福鼎湮灭。那些隐身在崇山峻岭之中的太姥山原著民和僧侣们,由于缺乏与外界的交流,仍执著地沿用晒干或阴干方式制茶自用,无意间将古白茶制作工艺保存了下来,并默默延续了千余年。山民这种自制的茶,俗称畲客茶、白茶婆,至今仍有,我们在太姥山区的农村还可以喝到,山民们将这种茶泡在大茶缸里,味道相当清爽,而且久置不馊,是夏天防暑良饮;太姥山区还有一项民俗,清明祭墓时顺手采摘一些茶叶芽芯,回家后放在灶台烘干,留作退火之药,其成品类似白毫银针。遗憾的是,正如古白茶罕见于典籍一样,太姥山的古白茶也一直沉默不语。好在外人朝山偶尔也得到过太姥山古白茶的款待,有心人就顺手记录了点滴。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太姥山出白茶的最早记载是唐陆羽的《茶经》:永嘉县东三百里有白茶山。陈椽教授指出:永嘉东三百里是海,是南三百里之误。南三百里是福建的福鼎,系白茶原产地。其实,这句话也不是陆羽的原创,他也是从《永嘉图经》上摘录来的,《永嘉图经》是隋唐时期的温州地方志,可惜已经失佚,但这个时期的永嘉县只在隋文帝开皇九年(589年)至隋炀帝大业元年(605年)间存在。陆羽的这项记载,让我们获得一个重要信息,太姥山的古白茶早在隋朝时就已被外人所知。《中国名茶志》综述部分还根据其他线索推断,福鼎大白茶良种可上溯至唐咸丰年间。陆羽《茶经》在记载名茶产地时,将福州摆在岭南道的第一位,当时的太姥山隶属福州长溪县,这里所说的福州茶有没有包括太姥山茶,很值得探讨。大约到了明朝,太姥山古白茶开始走出山门,有人还给它取了个很贴切、很雅致的名字,叫绿雪芽,并很快在名茶丛中占据一席之地,这就是明《广舆记》所说的福宁州太姥山出名茶,名绿雪芽。明末清初时,太姥山茶(尤其是绿雪芽)的名声更盛,清初周亮工《闽小记》、郭柏苍《闽产录异》、吴振臣《闽游偶记》、邱古园《太姥山指掌》都有绿雪芽茶的记载,汪懋麟还诗赞:贻我绿雪芽,重比南山贾。另外,明谢肇淛《太姥山志》中有太姥山人种茶的记载,清傅维祖《太姥山寺产印册》对太姥山寺院茶园进行登记,明陈仲溱看到有人在太姥山古道上卖茶,可见此时的太姥山区不但广泛种茶,而且开始出售;明林祖恕、林爱民和清王孙恭、谢金銮等游太姥山时,曾将太姥山山茶烹煮着喝,这也与白茶出水较慢的茶性相一致。可见,当时太姥山茶种植和精加工的历史不会晚于明朝,其上品就是被世人视为珍品的绿雪芽。但绿雪芽是不是白茶呢?其实前人就已经告诉我们了。清邱古园《太姥山指掌》记载,太姥山平岗,有十余家人种茶,最上者太姥白,即《三山志》绿雪芽茶是也;民国卓剑舟著《太姥山全志》时就已考证出:绿雪芽,今呼白毫。香色俱绝,而犹以鸿雪洞产者为最。性寒凉,功同犀角,为麻疹圣药。运售国外,价与金埒。另外,太姥山一片瓦寺(鸿雪洞旁)的僧人至今仍沿用古法制作绿雪芽,还每年架梯到鸿雪洞顶采摘野生茶树的芽,晾晒成茶后待客,成品如白毫银针。由此,我们不难断定,古人所说的绿雪芽茶,就是今之白毫银针的前身,为太姥山古白茶之上品。

茶文化精选阅读

福建白茶的历史文化


福建白茶,素为茶中珍品,历史悠久,其清雅芳名的出现,迄今已有八百八十余年了。宋徽宗(赵佶)在《大观茶论》(成书于1107~1110"大观"年间,书以年号名)中,有一节专论白茶曰:白茶,自为一种,与常茶不同。其条敷阐,其叶莹薄,林崖之间,偶然生出,虽非人力所可致。有者,不过四五家;生者,不过一二株;所造止于二三胯(銙)而已。芽英不多,尤难蒸焙,汤火一失则已变而为常品。须制造精微,运度得宜,则表里昭彻如玉之在璞,它无与伦也。浅焙亦有之,但品不及。

关于福建白茶的历史究竟起于何时?茶学界有些不同的观点。有人认为白茶起于北宋,其主要依据是"白茶"最早出现在《大观茶论》、《东溪试茶录》(文中说建安七种茶树品种中名列第一的是"白叶茶")中;也有认为是始于明代或清代的,持这种观点的学者主要是从茶叶制作方法上来加以区别茶类的,因白茶的生产过程只经过"萎凋与干燥"两道工序。也有的学者认为,中国茶叶生产历史上最早的茶叶不是绿茶而是白茶。其理由是:中国先民最初发现茶叶的药用价值后,为了保存起来备用,必须把鲜嫩的茶芽叶晒干或焙干,这就是中国茶叶史上"白茶"的诞生。

《大观茶论》里说的白茶,是早期产于福建北苑御焙茶山上的野生白茶。其制作方法,仍然是经过蒸、压而成团茶,同现今的白茶制法并不相同。而白茶制造的历史据《福建地方志》和现代著名茶叶专家张天福教授《福建白茶的调查研究》中记载,约始自150多年前,首先由福鼎县创制的。当时的白毫银针是采自菜茶茶树,约在1857年自福鼎发现大白茶后,于1885年开始以大白茶芽制银针,称白毫银针。政和县在1880年发现大白茶,1889年开始制银针,至1922年才制造白牡丹。白牡丹原创制于水吉(当时属建瓯县,现属建阳县),何时开始,尚待考证,似在福鼎制白茶之后与政和制白茶之间。可以说,白茶制造历史先由福鼎开始,以后传到水吉,再传到政和。以制茶种类说,先有白毫银针,后有白牡丹、贡眉、寿眉;先有小白,后有大白,再有水仙白。

厦门仍保存古中国的茶道


厦门茶文化的精华是茶道。曾经有人认为茶道出在日本,其实,厦门仍保存古中国的茶道。中国茶道的主要内容是茶艺,它讲究五境之美,即茶叶、茶水、茶具、火候、环境。厦门的茶艺基本上具备这些条件。茶叶茶以新为贵,优质茶叶是茶道的基本条件之一。厦门人大多爱喝乌龙茶,它是介于不发酵茶(绿茶)与全发酵茶(红茶)之间的一类茶叶,外形色泽青褐,故称青菜。乌龙茶经冲泡后,叶片上有红有绿,汤色黄红,乌龙茶经冲泡后,口味醇厚。厦门人多爱选择安溪的铁观音。茶水泡茶对水有严格的要求,因为水有软硬之分,凡每公升水中钙、镁含量不到8毫克的称为软水,反之则称硬水。泡茶要用软水,用硬水泡茶,茶味变涩,茶香变浊,茶汤变色。明代许次经在《茶疏》中说:精茗,香,借水而发,无水不可与论茶也。过去的厦门,淡水奇缺,多取井水泡菜,而以南普陀寺五老峰的泉水、鼓浪屿的三不正井水最佳。如今多用自来水,因海堤建设,北溪引水至厦,经沉淀除污,加上煮沸,都变成软水,符合泡菜对水之要求。茶具厦门人饮乌龙茶,爱选用有加盖的陶器茶具,因其会保香和保味。最喜欢孟公壶和若深杯。孟公壶又称孟臣罐,容量仅50一100毫升,小的如早桔,大的似香瓜。小的茶杯就叫若深杯或若深瓯,只有半个乒乓球大小,仅能容4毫升茶水,通常1个孟公壶与4个若深杯一起放在圆形茶盘中,显有艺术欣赏价值。火候与汤候茶道讲究火候与汤候。火候指煮水的火力,煮水时间的长短与汤候有关。明代田艺蘅在《煮泉小品》中说:有水有茶,不可以无火。非无火也,失所宜也。是说品茗,必需茶、水、火三者都好,缺一不可。厦门的品茶行家烧水,既防嫩又防老。水未烧沸,谓之嫩;水开过头,谓之老。用没有烧开的水泡茶,茶叶中的水溶性物质不能尽数浸出咖啡碱、氨基酸、维生素等,茶汤不鲜美。水烧过火,使溶解于水中的气体不断排出二气化碳,同样地茶汤缺乏鲜爽味。若用回烧的开水泡茶,茶汤会有熟汤味。烧水过长,水分蒸发过多,开水中的盐类物质含量相对增加,特别是亚硝酸盐的含量的相对增加不利于健康。所以,厦门人水老不泡茶。泡菜时间不宜过长,以3一5分钟最适宜,泡得过长,茶汤内的多酚类会增加,带有苦涩味。所以,厦门人泡茶,有一壶之茶,只堪再巡,初巡鲜美,再则甘醇,三巡意欲尽矣之说。其实,冲泡乌龙茶两泡便弃之真有点可借,一般可冲泡三四次。环境茶道讲究品著佳境。明代文震彦曾说:构一斗室,相傍山斋,内设茶道,教一童专主茶役,以供长日清淡,寒窗兀坐,幽人首务,不可少废者。这叙述的是古代文人骚士追求的清寂生活。厦门人则爱闹中取静,择街边巷尾、或房前庭院、或厅堂一角,摆下茶几,数人围坐,会友聊天,洽谈生意;讲究的厅里茶几周边,置古色古香的雕花交椅,亦有现代沙发。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许多人在厅里布置了许多摆设,花瓶古玩,燃香播乐,增添雅致。万石植物园内有许多茶室,有在树荫石凳,有在寺庙庭院,随游客兴致,择席而坐,边品著边观尝自然,交谈情心,十分自得。而以太平岩寺的茶人之家最为清雅。茶人之家为王震题写,它是福建省茶叶学会、省、市茶叶进出口公司以及万石植物园合办的品茶沙龙,供应乌龙茶的各种极品,厦门名点。游客至此小憩品著,低吟摩崖诗句:洞口木棉飘堕叶,石头石笑引流泉。卷帘遥岫层层出,望海轻帆片片悬。回首厦门小八景的太平石笑,渐进佳景,其乐无穷。

保存最完好的古驿站--束河古镇


束河古镇是至今丽江坝子保存完好的古驿站,进入束河古镇,你可骑马直抵束河中心集市,在这里你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个类似大研镇古城四方街,听说这里在赶集的日子里异常热闹,曾是丽江皮毛交易集散之地。街面上的那些被人和马踩踏得光溜平滑的石板,似乎还能照见往日的繁华。广场四周均为店铺,古老的木板门面,暗红色油漆。还有店前黑亮的青石,脚下斑驳的石坡路面,以及闲坐的老人,勾勒出束河古朴自然本色。

地理概况

束河古镇位于云南丽江城北4公里处,沿着宽广的柏油马路向玉龙雪山方向走,在路牌的指示下左转,再前行2公里,便可见到束河古镇的建筑,这就是被称为清泉之乡的束河,又名龙泉村。点击理由

许多朋友只知道丽江和大研古城,其实束河比大研的历史更久远,保存得更“原汁原味”。它是纳西族农民在丽江坝子中最早的聚居地之一,也是“茶马古道”上保存完好的重要集镇,更是纳西族从农耕文明走向商业文明的活标本。

自然景观:

束河依山傍水,古色古香的农居井井有条。束河有八景龙门望月、烟柳平桥、雪山倒映、夜市营火、断碑敲音、鱼水亲人、石莲夜读、西山红叶。

最漂亮的地方是青龙桥一带,桥是石板铺就的,也叫石板桥。桥下青龙河水咆哮而过,到了晚上仰面赏月,眺望桥边昔日晒谷之处的龙门地,残留的青稞架在黑色中耸立无声,在这群木桩背后的断墙隐约可见龙门客栈的标记———好一幅幽深的“龙门望月”。

束河的中心也叫四方街,大研古城的与此如出一辙,四周店铺树立,围起广场的面积约250平方米。

束河还有一个小四方街。与大研一样,束河民居的布置大多是“家家见小桥,户户有流水”。也许是离玉龙雪山更近些吧,门前屋后流淌的溪水比大研的清纯许多,一束束的水草在狭窄的小溪中半浮半沉、荡漾跃动,惹人联想,令人心醉。

往往让人留连的是那些各具特色的酒吧和餐厅。抛开俗世烦事,享受斜阳拂照,敞开心扉让和风轻抚,品一口醇厚的普洱茶,香留唇间。不经意间,乐韵悠扬的老情歌飘进你不羁的心。往事如烟,往事未必如烟。藤椅、木桌,老树、鲜花,让人慨叹今夕何夕……

人文景观:

束河是丽江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古镇引水入村与街市布局的重要案例,它也是“茶马古道”的一个不可忽略的亮点。著名的旅游家徐霞客曾经到过此地,他曾写道“过一枯涧石桥,西瞻中海,柳暗波萦,有大聚落临其上,是为十和院(即今束河之古称)。”游人大可在此印证徐先生记载的景物是否依然花样年华。

束河除了雪山流下的溪水外,还有一处水源是九鼎龙潭泉水。当年的龙门寺就建在泉上,当地的纳西族诗人和志敏(1879-1959)是清朝的秀才,他曾写下了一首诗《龙门寺眺望》山门寂寞带秋寒,放眼犹观独倚栏。诗客迢遥千里外,篆烟缥缈一炉檀。汀芦绕水浅深自,枫树含霜疏蜜丹。天地相连无障碍,澄心印证照澄潭。

此外,寺院旁边还有个“三圣宫”楼阁,传统的四合院模式,里边供奉的是皮匠祖师,那是束河人的骄傲,因为他们拥有“一根锥子走天下”的美誉。

1、在丽江可乘坐面的2元/人到束河,中巴需要5元/人。其实,骑自行车前往是个不错的选择,耗时约30分钟。

2、束河古城内多种档次的客栈都有,好的达到三星级标准,普通的价格一般在每晚50元至100元之间,像一坐一忘、星期八客栈等都比较有名。

购物:

新镇在古镇南面,依着水势和老树的格局延伸开发了一个很漂亮的仿古新镇,专门用于酒吧、客栈、商铺的开设。丽江古城很著名的小巴黎酒吧在束河有分店,有菲律宾乐队驻唱。

皮革束河有“皮革之乡”之称。寻找一家传统的皮革作坊买一些手工制作的牦牛皮包袋是不错的选择。

银器丽江的雪花银非常有名,银手镯最受游客喜爱。当然还有像《一米阳光》里的铃当或者有纳西文祝辞的牛骨挂件等等。

美食:

束河位于玉龙雪山南麓,美食自然不缺,虹鳟鱼是常年不断的雪水造就的,不可不试。值得推荐的还有束河凉粉,由特产豌豆制作而成———热了凉吃,凉了热吃。

明清文人笔下的福鼎太姥山茶叶


想了解《明清文人笔下的福鼎太姥山茶叶》知识吗,丰富的《明清文人笔下的福鼎太姥山茶叶》内容等你来看!

明朝诗人、学者谢肇淛《太姥山志》记载:“太姥洋在太姥山下,西接长蛇岭,居民数十家,皆以种茶樵苏为生。白箬庵前后百亩皆茶园。”樵苏即砍柴割草之人。他在《长溪琐语》写道:“环长溪百里,诸山皆产茗,白丁僧俗半衣食焉。”种茶收入是普通百姓和僧家衣食生活的一半来源。明代诗人陈仲溱在太姥山游记中写道:“叠石庵,缁徒颇繁,然皆养蜂卖茶,虽戒律非宜,而僧贫亦藉以聚众。”缁徒即僧人,僧人养蜂种茶卖茶虽有违佛家戒律,却可为僧人提供基本生活来源。

据以上记载,明朝时期太姥山地区茶叶种植、生产、销售已经是很普通,不管是普通百姓,还是寺院僧人都大量种茶、采茶、制茶、出售茶叶。茶叶收入成为百姓重要的经济来源,在百姓生活中占有比较重要位置。

太姥山中的太姥洋、白箬庵、叠石庵等处有大片的茶园。

清乾隆四年福鼎第一任县令傅维祖在清查太姥山寺产时登记:“南至叠石庵,外大茶园峰梁为界。”“旧管大茶园一片,在国兴寺山西首鹦哥路下。”“本庵旧管茶园一处,坐落于太姥洋宫后峰右边。本庵旧管茶园一片,坐落于石牛坞。”太姥山周边多数茶园归太姥山寺庵所有,是寺庵重要财产,也是主要经济来源。

谢肇淛在游太姥山诗中多处描写太姥山茶,《玉湖庵感怀》中写道:“采茶人去猿初下,乞食僧归鹤未归。”采茶人离开茶园时,猿猴已开始出没,说明采茶人回家时天色已暗。在春天采茶季节里,采茶百姓和僧人是非常忙碌辛苦,起早摸黑在茶园中采摘茶叶。他在《天源庵》诗中道:“借问僧家何处,采茶犹未还。”僧人都忙于采茶、制茶,寺院空无一人。《午所庵》诗:“天柱青初近,云芽绿未齐。”农历二月,茶树刚露出少许芽头,还未长成绿色一片。

与谢肇淛一起游览太姥山的诗人周千秋《游太姥山道中作》:“几处茶园分别墅,数家茅屋自成村。”在太姥山茶园周边建有几处的农家茅屋,数家农家茅屋组成一个自然村落。茅屋、绿色的茶园和四周松柏、峰峦形成一道美丽的自然风景,也道出诗人对世外桃源生活的一种理想。欧应昌是谢肇淛、周千秋的诗友,得知他俩游太姥山,写诗相送:“蜃气青窥海,茶香绿采云。”站在太姥山顶可看到海上的海市蜃楼景观,在太姥山中闻到绿的象天上云彩般的茶园飘出的阵阵茶香,诗人的想象充满着对太姥山美景和太姥山茶的向往。也是和谢肇淛一起游太姥山的宁德人崔世召《玉湖庵》诗:“古木青攒汉,新芽翠点园。”玉湖庵四周古木参天,象男子汉般排列,茶树新长出的翠绿色嫩芽,装点着茶园。

明代太姥山茶已形成自己的茶叶品牌,产生一定影响,那就是绿雪芽茶叶。明代陆应阳《广與记》:“福宁州太姥山出茶,名绿雪芽。”谢肇淛在博物学著作《五杂组》写道:“闽方山、太姥、支提俱产佳茗,而制造不如法,故名不出里。”肯定太姥山产佳茗,又指出太姥山地区茶叶制造贮藏存在不足,影响茶叶质量和知名度。

周亮工,明未清初诗人、学者,曾任福建按察使、布政司,对福建风俗民情甚为了解,对福建茶叶更是精熟。所著《闽小记》中有闽茶曲十首,后附自注文,可视为闽茶简史。其中第八首诗是:

“太姥声高绿雪芽,洞天新泛海天搓。

茗禅过岭全平等,义酒应教伴义茶。”

注文写道:“绿雪芽,太姥山茶名。”至少在明未清初太姥山绿雪芽茶叶的名气已经很大,深得各地品茗者的好评。

清乾隆年间邱古园著《太姥指掌》云:“磨石坑三里许至平冈,居民十余家,结茅为居,种园为业,园多茶,最上者:‘太姥白’即《三山志》绿雪芽茶是也。”绿雪芽也称“太姥白”是茶叶中最上等品。

明清时期绿雪芽茶叶制法应与现在福鼎白茶中“白毫银针”制法相近。晾晒,自然萎凋,半发酵为主,所制得茶叶汤水甘醇舒爽,香气清淡。

明万历年林祖恕游太姥山至天源庵,庵内僧人碧山被称为“诗僧”。“具方袍相接。”“因箕坐于溪畔,取竹炉汲水,烹太姥茗啜之。”明代文人高僧品茗讲究优静高雅的环境。选择在大自然界幽静的山林间、溪涧畔、泉水边,以松涛,清风相伴,体现文人雅致的情趣。这种风尚至今让我们倍感神往,饮茶达到一种精神境界。品茗论禅,吟诗作文,尽得饮茶之趣。明清许多画家就是以此场景为题材绘画。

取竹炉汲水煮茗,明代文人雅士品茗,对水是很讲究。谢肇淛《五杂组》言:“闽人苦山泉难得,多用雨水,其味甘,不及山泉。”田艺蘅的《煮泉小品》对泉水要求是:清、寒、甘、香四个特点。碧山上人用太姥山的山泉水烹太姥佳茗,饮后清爽甘甜,回味醇和,让人心神舒畅。

明代广东佥事,州人林爱民《梦游太姥》诗:“一僧辟谷可旬日,煮茗只向石底烧。”僧人辟谷修炼可十几天不进食,只饮茶水。林祖恕《天源庵访碧山上人》:“竹间风吹煮茗香,户外柑橙枫柏赤。”明代诗人郑邦祥太姥山诗:“清溪激齿松泉滑,古洞烹茶瓦鼎寒。”明代太姥山寺院饮茶还是用瓦鼎之类器皿“煮”或“烹”。谢肇淛《五杂组》言:“古时之茶,曰煮、曰烹、曰煎,须汤如蟹眼,茶味方中。今之茶惟用沸汤投入,稍着火,即色黄而味涩,不中饮矣。乃知古今之法,亦自不同也。”明代废除团饼茶,普遍使用散茶冲泡饮茶。散茶冲泡过程包括:洗器、煮水、温壶、洗茶、置茶、注水、分茶等步聚。各地饮茶方式又有所区别,太姥山地区品茗方式经过唐宋的发展,到明清形成比较成熟的饮茶方式和茶文化,盛行于文人和寺院僧人中。

明清时期茶已溶入百姓生活中,是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物品,成为当地民风民俗的组成元素。七月初七,七夕节案桌上供品有茶、新鲜水果、五子(桂园、红枣、茶生、桃仁、豆子),焚香祭拜,乞巧、乞子、乞美好婚姻。然后大家一起喝茶聊天,吃水果、玩乞巧游戏。老人去逝丧礼灵座供品除饭、菜外,还要一杯茶,一盏酒。盖新房上樑、压樑物品中也要有茶叶,茶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

关于本文《明清文人笔下的福鼎太姥山茶叶》的内容到这里就结束了,如果还想了解更多相关知识,可以关注我们!

李商隐《龙山人惠石廪方及团茶》饮茶诗作品赏析


【龙山人惠石廪方及团茶】

李商隐

客有衡岳隐,遗余石廪茶。

自云凌烟露,采掇春山芽。

圭璧相压叠,积芳莫能加。

碾成黄金粉,轻嫩如松花。

红炉炊霜枝,越几斟井华。

滩声起鱼眼,满鼎漂清霞。

凝澄坐晓灯,病眼如蒙纱。

一瓯拂昏寂,襟鬲开烦拏。

顾渚与方山,谁人留品差?

持瓯默吟味,摇膝空咨嗟。

【释义】

襟鬲(lì),犹胸怀。烦拏(ná),纷乱、纷杂。

【详解】

李群玉很喜欢饮茶,此诗就是盛赞友人所送的石廪(lǐn)茶的独特品质。石廪茶,因产于湖南衡山石廪峰一带而得名。衡山有七十二峰,其中以祝融、紫盖、芙蓉、天柱、石廪五座最为有名,余则分隶之。隶石廪峰的有石榴、采霞、白石、永泰、九女、云龙、双石、明月、青岑、普贤、峋嵝、会善、潜圣、莲花、天堂、祥光、回雁十七峰。这里出产的茶色香味俱佳,在唐代即负盛名。

陆羽《连句多暇赠陆三山人》茶诗鉴赏


连句多暇赠陆三山人

陆羽

一生为墨客,几世作茶仙。

喜是攀阑者,惭非负鼎贤。

禁门闻曙漏,顾渚入晨烟。

拜井孤城里,携笼万壑前。

闲喧悲异趣,语默取同年。

历落惊相偶,衰羸猥见怜。

诗书闻讲诵,文雅接兰荃。

未敢重芳席,焉能弄彩笺。

黑池流研水,径石涩苔钱。

何事亲香案,无端狎钓船。

野中求逸礼,江上访遗编。

莫发搜歌意,予心或不然。

【详解】

此诗是陆羽与耿沩合作的联句诗,长达24句,耿沩盛赞陆羽对茶学的贡献;“一生为墨客,几世作茶仙。”“茶仙”之名即由此而来,耿沩已断定《茶经》必名垂后世。

韦应物(737—约792),京兆长安(今陕西西安)人。少年时以三卫郎事玄宗。后为滁州、江州、苏州刺史,故称韦江州或韦苏州,累官至太仆少卿兼御史中丞。

即将失传的佤族茶膏制法


普洱茶经历了千百年载的风风雨雨,多少普洱茶的典故、加工技亦伴随岁月的推移而渐渐被历史湮灭。马帮的故事终于成了久远的传说,二十一世纪初普洱茶的再次风声水起也在“普洱地震”之后迅速降温冷却。在弥漫着茶香的茶街上走过的时候,终于又发现一群痴迷普洱茶的“粉丝”在赞不绝口地称赞一种十分奇特的“千古”普洱茶膏,也牵出一系列即将被历史湮灭的澜沧佤族土司制茶秘方。

无论是查询普洱茶的典故,还是浏览现代电脑网页,都很难寻觅到佤族制茶的有关记载,却不难发现一些关于佤族于茶为药来治疗一些疾病的记载。因为历史上的佤族没有文字,所以“星月历”以及佤族的历史都是通过代代相传的佤族群众中流传的,其中也包括佤族独特的制茶工艺。“千古”普洱茶膏就是源于澜沧佤族土司秘方,为当地佤族人魏勇遵循佤族古法制茶工艺,大胆创新炮制而成的。

在飘飘渺渺的茶香水雾中,“千古”普洱茶膏呈现出的模样居然象一颗颗黝黑透明的围棋子,轻轻攫取米粒般大小的茶膏放入茶杯,再冲进滚烫的开水,一杯溢满浓香的普洱茶汤就冲泡成了。除了茶杯和调羹,其它一应茶具都模样派上用场,令诸多习惯采用功夫茶具冲泡普洱茶的茶友们瞠目结舌,难道,普洱茶真的可以象冲泡绿茶那样方便了么?原来,聪明的佤族祖先早就发明了可以非常方便冲泡品饮普洱茶的方法,就是吧普洱茶制方便冲泡、方便携带的普洱茶膏。当代佤族茶人魏勇其实就是传承了澜沧佤族土司秘方,经过多次试验,才将“千古”普洱茶膏成功的制作出来的。

普洱茶膏,对于对数人甚至茶人,在过去仅仅是传闻,许多人只是听说过并没有真正品饮过。无怪乎普洱茶膏千百载来一直被奉为“宫廷贡品”、“茶中精品、珍品”。普洱茶膏从它诞生起,断断续续一千多年,始终深居一隅,笼罩着一种神秘色彩,极少被外界所知,一直是皇室和上层贵族的专属品,非寻常老百姓所能得到,它不仅具有特殊的药用价值,同时也是权利与地位的象征。

据介绍,我国普洱茶膏制作始于五代十国时期,史籍《十国春秋》就已记载南唐时期(公元937年前),有贡品茶膏生产。云南土司以云南乔木大叶种茶叶为原料,采用大锅熬制的方法,小范围制作,形成普洱茶膏雏形。最初的普洱茶膏,通过茶马古道的传播到西藏,迅速被西藏上层人物接受,成为上层贵族(包括活佛级以上的僧侣、宗教领袖)享受的特权物之一,民间则禁止流通。之后,明清皇室开始注意这一现象并接触普洱茶膏。1729年(雍正七年),云南普洱茶团茶和茶膏开始向朝廷进贡。到乾隆年间,清宫御茶房开始制作普洱茶膏,御茶房在生产工艺上做了很大改进,普洱茶膏由贡品变成宫廷制品。宫廷制作的普洱茶膏成为茶中珍品,始终没有在社会上流通。能够得到它的只有一个途径,就是皇帝每年拿出一部分赏赐有功大臣,而得到的大臣也轻易不舍得使用,只是把它当成高级的药材存放,一旦身体不适才拿出冲饮。据史料记载,御药房加工普洱茶膏工艺非常复杂。原料选用的是指定的云南六大茶山大叶种茶,经过186道工序,72天的周期。成品除了口感润滑厚重,入口即化,沏水后汤色浓艳,呈宝石红和玫瑰红色彩外,最重要的是它的特有的药效成分。清朝药学家赵学敏在《本早纲目拾遗》一书中曾这样评价:“普洱茶膏黑如漆,醒酒第一绿色者更佳。消食化痰,清胃生津,功力犹大也”,“普洱茶膏能治百病,如肚胀,受寒,用姜汤发散,出汗即可愈。口破喉颡,受热疼痛,用五分茶膏噙口内,过夜即愈”。据海内外多家科研机构研究,普洱茶膏其保健功能主要体现在:降血脂、降血压、降血糖;预防动脉粥样硬化及心脑血管疾病;改善微循环,抗衰老;具有显著的醒酒功能;具有抗疲劳作用;对亚健康状态有调节缓解作用。鲁迅茶膏的收藏者周海婴回忆说,每逢过年过节吃完大餐后,只要感到脾胃不舒服,母亲许广平就拿出一小块茶膏,给他泡喝,不舒服的感觉就消失了。1792年(乾隆五十七年),普洱茶膏首次作为礼品曾于到访的英国使者团。当时英国人不知此为何物,把它封存起来。据说这批茶膏现仍存放在大英博物馆。辛亥革命后,宫廷普洱茶膏的制作随之终止,制作方法也失传。虽然后来民间也曾出现过一些茶膏制品,们基本上都是沿用云南土司大锅熬制的方法,与皇宫御茶房的制作有非常打的区别。随着前几年市场的需求,制茶业采用先进个物科技方法,已复原出清朝宫廷普洱茶膏的制作工艺,研制出普洱茶膏系列产品,成为保健、收藏两相宜,使用、欣赏两相益的茶中珍品。

探究福建茶文化


福建是乌龙茶的故乡,有一千年的茶文化历史,是茶文化的发祥地,福建产茶文字记载比茶经早300余年,着名的莲花峰及其莲花茶构筑了一道独特的侨乡茶文化风景线。建茶、斗茶在宋元二朝尉然成风,明清时期,茶叶创新增多,开创乌龙制茶工艺,茶叶贸易渐盛,武夷山的茶山、茶水更加点缀了福建茶的文化底韵。现代福建茶文化在继承前人的基础进一步发扬光大,种茶、制茶、售茶、品茶、赛茶等几乎占据了茶乡人的生活内容。制茶讲科学,品茶有文化,构成独特的福建区域人文特征。

从柴米油盐酱醋茶到琴棋书画诗酒茶,茶与百姓生活,如此贴近,雅俗共赏,茶是一种深沉而隽永的文化。数千年的历史积淀和文明传承,使绚丽多彩的华夏文明奇妙地溶化在茶香之中,以至在人类历史上,人们视茶为生活的享受,友谊的桥梁,文明的象征,精神的化身。它的发现与应用,曾给世界以震惊,为世人所瞩目。中国被称为茶的故乡、茶文化的发祥地。连绵中国茶文化历史,福建茶文化凝聚着地理灵性,茶在福建已有上千年之久,茶类的创制要数福建最多,品茶的技艺也数福建最奇,福建茶叶在中国茶叶发展乃至世界茶叶发展上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和文化价值。

千载儒释道,万古山水茶刘超然、郑丰稔在:武夷茶,始于唐,盛于宋元,衰于明,而复兴于清。然孙樵曾道:甘晚候十五人遗侍斋阁,此徒皆乘雷而摘,拜水而和,盖建阳丹山碧水之乡,月涧云龛之品,慎勿贱用之。丹山碧水为武夷之特种,唐时崇安本设县,武夷尚属建阳故云。然则此茶之出于武夷,已无疑义。武夷茶最古之文献其在斯乎。宋时范仲淹、欧阳修、梅圣俞、苏轼、蔡襄、丁谓、刘子翚、朱熹等从而张之,武夷茶遂驰名天下。着名茶学专家陈椽教授曾经给予武夷茶历经宋、元、明、清四朝,制茶技术不断革新,创造了驰名中外的名茶,历次输出外销。誉满全球,为提高我国茶业科学技术水平作出了贡献。的高度评价。武夷茶文化有一千多年的悠久历史,元代始成为皇室贡品,并在武夷创办御茶园,茶文化遗址遍布武夷山中。有唐至民国古茶园、宋遇林亭窑址、元大德至明嘉靖御茶园、明大红袍名丛、清庞公吃茶处、明至民国古茶厂、清茶政告示石刻等。武夷山是儒、释、道三教同山之处,武夷茶文化已成为武夷山世界自然文化遗产的组成部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