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东斜滩茶文化历史回眸_茶文化

发布时间 : 2020-04-08
茶文化历史简述 福建茶文化历史 茶文化的历史

【www.cy316.com - 茶文化历史简述】

我国的茶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下面是茶经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闽东斜滩茶文化历史回眸_茶文化”内容,希望能够帮助各位茶友们了解“闽东斜滩茶文化历史回眸_茶文化”相关知识!

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一篇《闽东斜滩茶文化历史回眸》,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

寿宁斜滩镇种茶有600多年的历史。据记载:明代宣德年间(即1416―1426),张姓最早从浙江丽水迁徙斜滩定居,就在张家龙岗劈草炼山、垦复坪地,并从邻近的福安坦洋和政和等地引进茶苗,大举种植茶叶。此后随着卢、何、周、郭诸姓家族大量迁移斜滩聚居,他们相继在镇区周边山场开发垦植茶园,逐渐形成产业规模。史料记载,明弘治至万历(1488―1599)的百年间,斜滩东起车岭、西临印潭、南与凤阳接壤、北至水北,方圆三十几公里的座座荒山变成茶园,满目青山一片翠绿。茶叶成了斜滩历史上最为大宗的农业土特产和贸易商品。

明、清时期,斜滩主村就已有加工茶叶(主要为初制毛坯)的作坊,至十九世纪中叶,斜滩的制茶业亦十分发达。鼎盛时期的1932至1936年,镇域所在地即开办有茶行24家之多,从业人员3000多人从事茶叶加工与茶叶购销活动。斜滩的茶商与福安、赛岐、宁德、福州、温州、上海和台湾、香港、东南亚等海内外有茶务贸易往来,每年均产箱茶上万箱(每箱25―30千克),多半经由赛岐或三都海关出口,畅销海内外。

二十世纪初期,斜滩镇的茶叶销售已十分活跃。据当地爱国归侨卢少洲先生著的《椰凤蕉雨忆南洲》一书陈述的,斜滩旅外乡贤志士无不关心家乡茶叶传销。抗战胜利后的1945年,斜滩籍旅外知名人士、时任福建学院院长的郭公木先生,上海市副市长的何宜武先生与在三沙海关任职的卢少洲先生和当时的海军总长萨镇冰交情甚笃,他们馈赠给萨公10箱斜摊产的“坦洋功夫”茶,萨公品赏后赞不绝口,视为佳茗珍品。在他出国巡访东南亚诸国及港澳期间,他把斜滩的“坦洋功夫”茶精装成珍贵礼品随带出访,分别赠送给各国军政要员或友人,使斜滩茗茶声名大噪,备受青睐。此后,斜滩商贾云集、购者如林,销路广阔。

但在抗战时期,外商航运中断,国民党官僚资本作祟,买空卖空,通货膨胀,币值日贬,茶景日渐萧条。1945年日寇投降,斜滩茶叶生产开始复苏,价格回升,对外茶叶贸易又趋活跃,商业再度兴盛,斜滩作为闽东、闽北的主要物资集散地的地位依然。

斜滩茶文化历史悠久。斜滩人嗜茶成性,视茶如命,接客待友都离不开茶。

斜滩人爱茶成风,茶文化在民间也显得特别独特。尤其是畲族男女,他们至今还流行着唱茶歌、说茶事、以茶传情、以茶抒怀的习俗。

以上就是为您提供的《闽东斜滩茶文化历史回眸》全部内容,在阅读的过程中是不是有所收获呢?更多内容请继续关注我们网站内容更新!

小编推荐

回望闽东斜滩茶文化历史


寿宁斜滩镇种茶有600多年的历史。据记载:明代宣德年间(即1416―1426),张姓最早从浙江丽水迁徙斜滩定居,就在张家龙岗劈草炼山、垦复坪地,并从邻近的福安坦洋和政和等地引进茶苗,大举种植茶叶。此后随着卢、何、周、郭诸姓家族大量迁移斜滩聚居,他们相继在镇区周边山场开发垦植茶园,逐渐形成产业规模。史料记载,明弘治至万历(1488―1599)的百年间,斜滩东起车岭、西临印潭、南与凤阳接壤、北至水北,方圆三十几公里的座座荒山变成茶园,满目青山一片翠绿。茶叶成了斜滩历史上最为大宗的农业土特产和贸易商品。

明、清时期,斜滩主村就已有加工茶叶(主要为初制毛坯)的作坊,至十九世纪中叶,斜滩的制茶业亦十分发达。鼎盛时期的1932至1936年,镇域所在地即开办有茶行24家之多,从业人员3000多人从事茶叶加工与茶叶购销活动。斜滩的茶商与福安、赛岐、宁德、福州、温州、上海和台湾、香港、东南亚等海内外有茶务贸易往来,每年均产箱茶上万箱(每箱25―30千克),多半经由赛岐或三都海关出口,畅销海内外。二十世纪初期,斜滩镇的茶叶销售已十分活跃。据当地爱国归侨卢少洲先生着的《椰凤蕉雨忆南洲》一书陈述的,斜滩旅外乡贤志士无不关心家乡茶叶传销。抗战胜利后的1945年,斜滩籍旅外知名人士、时任福建学院院长的郭公木先生,上海市副市长的何宜武先生与在三沙海关任职的卢少洲先生和当时的海军总长萨镇冰交情甚笃,他们馈赠给萨公10箱斜摊产的坦洋功夫茶,萨公品赏后赞不绝口,视为佳茗珍品。在他出国巡访东南亚诸国及港澳期间,他把斜滩的坦洋功夫茶精装成珍贵礼品随带出访,分别赠送给各国军政要员或友人,使斜滩茗茶声名大噪,备受青睐。此后,斜滩商贾云集、购者如林,销路广阔。但在抗战时期,外商航运中断,国民党官僚资本作祟,买空卖空,通货膨胀,币值日贬,茶景日渐萧条。1945年日寇投降,斜滩茶叶生产开始复苏,价格回升,对外茶叶贸易又趋活跃,商业再度兴盛,斜滩作为闽东、闽北的主要物资集散地的地位依然。斜滩茶文化历史悠久。斜滩人嗜茶成性,视茶如命,接客待友都离不开茶。斜滩人爱茶成风,茶文化在民间也显得特别独特。尤其是畲族男女,他们至今还流行着唱茶歌、说茶事、以茶传情、以茶抒怀的习俗。

惠州的茶文化历史


惠州人食茶的历史同样也很古远。东晋裴渊的《广州记》说:酉平县出皋卢,茗之别名,叶大而涩,南人以为饮。这酉平县即为后之归善县,古属惠州。所谓皋卢也就是苦艼茶。而陆羽的《茶经》也有单道开所饮茶苏而已的记载,单为敦煌人,晋升平元年(357)落户罗浮。他既要饮茶,自然得种茶,说惠州种茶最迟始于晋代,大致不谬。

茶的普及是在唐代以后,这与佛教的兴盛颇有关系。唐人《封氏闻见记》便说南方的寺僧习禅务于不寐,又不餐食,皆许其饮茶。人身怀挟,到处煮炊,从此转相仿效,遂成风俗。有一点他还没说:僧人视茶为不发(抑制性欲)之药,以为饮之有助屏绝尘念。总之,茶佛一味,唐代寺观众多的罗浮山盛行种茶和饮茶,是情理中事。《全唐诗》载有胡宿的《冲虚观》诗,谓茗园春嫩一旗开,可见罗浮山在唐代已有茶园。李翱于唐元和四年(809)知循州,他的《解惑》文则说王野人移居罗浮,积十年,及构草堂,植茶成园,犁山田三十亩以供食,那时的茶园已是颇具规模。

到了北宋,斗茶已成惠州民间习俗,这又有东坡的诗文为证。东坡游罗浮,品尝了景泰禅师的卓锡泉,作《记》说:岭外唯惠人喜斗茶,此水不虚出也!在惠州他也种茶,有《种茶》诗:紫笋虽不长,孤根乃独寿。移栽白鹤岭,土软春雨后。紫笋,古茶名,有人释为紫色的竹笋,那是望文生义。还有一首有名的《汲江煎茶》诗,首联云:活水还须活火煎,自临钓石取深清,如今钓石尚存,就在桥东沿江路边,只是已无清深可取,难再见坡翁当年大瓢贮月归春瓮,小杓分江入夜瓶的情景了。

稍后,唐庚贬惠州,作《斗茶记》,说:二三君子相与斗茶于寄傲斋,予为取龙塘水烹之而第其品。以某为上,某次之,某闽人其所赍宜尤高,而又次之。然大较皆精绝。寄傲斋和龙塘,故址在今之子西岭;赍宜,携来佐茶的菜肴(一说是用作调味用的姜蒜葱韭等碎末)。惠人斗茶的情形,于此约略可见。一个烹字,更说明那时所斗之茶,非如今冲泡式的功夫茶。

东坡诗谓薄薄酒,胜茶汤,叫茶汤,是因为当中除茶叶外,还有其他配料如姜葱椒盐米豆油麻等。享用这种连渣带水煎烹而成的茶汤,古人说喝,惠州话说食,都不为无理。采茶作饼,欲煮茗饮,先炙令赤色,捣末置瓷器中,以汤浇覆之,用葱姜桔子芼之,这种见载于汉末的喝茶方法,据说延至宋代后便逐渐消失,其实未必尽然。旧属惠州的海陆丰地区流传着一首竹枝词:辰时餐饭已餐菜,牙砵擂来响几家。厚薄人情何处见?看他多少下芝麻。这里说的擂茶,是惠东汕尾等地至今仍保留着的古老喝茶习俗,有客至或是喜庆事,必擂茶以示隆重。生小孩满月,谓之满月茶;建新房上梁,谓之上梁茶;亲家母头一回上门商议儿女嫁娶事宜,少不了又要擂亲家茶。茶的配料虽因具体条件而有所变化和不同,故有咸茶、菜茶、药茶等众多名目,烹制的方法却与上述古法大体无异。

西藏高原茶文化历史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饮食文化。藏族作为一个有悠久历史的民族,其饮食习俗别具风格,其中酥油茶便是藏民族特有的营养饮料,以其原料的营养性、制作方法的独特性而闻名遐迩。形成了别具特色的高原茶文化。

西藏高原上的茶文化,至少也有千年以上的历史了。茶叶在唐以前亦称荼,《尔雅释木篇》中说:木,苦荼(茶)也。藏语称茶为荚。茶叶具有消食、止渴、去腻等特殊的功能,对于缺氧、干燥和以肉食、酥油、糌粑为主食的青藏高原人来说,确实是不能一日无茶。

西藏高原本是不产茶的地区,史料记载,早在囊日松赞时期,吐蕃民间就开始嗜茶。把茶叶当作开胃、养身之药由来已久。藏文史书《藏汉史集》关于茶叶在藏族地区出现的故事有如下记载:吐蕃王都松芒布杰得了一场重病,静养之时,王宫屋顶的栏杆角上飞来一只以前没有见过的美丽小鸟,口中衔着一根树枝,枝上有几片叶子,在屋顶上婉转啼叫。国王派人查看,将小鸟衔来的树枝取来放到卧榻上。国王发现这是一种以前没有见过的树枝,于是摘下树叶放入口中品尝其昧,觉得清香,加水煮沸,竟是上好饮料。于是派出众大臣及百姓去寻找这种奇妙的树,历尽艰辛终于在汉地找到了,是为茶叶树。从此,茶叶被引进藏区,并逐渐成为藏族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饮料。

据藏族史料记载,西藏高原盛行饮茶之风,是从松赞干布时期与唐朝之间的茶马贸易开始的。藏族在唐代已经获得许多中华内地的名茶。松赞干布统一西藏,迎娶尼泊尔赤尊公主和唐朝文成公主后,西藏的商业贸易兴盛起来,而茶马贸易成为吐蕃与唐朝的主要贸易。唐高宗时缣马交易、唐玄宗赤岭的互市换马开始了唐朝与吐蕃茶马市场之端,用良马和唐朝换茶。对此,唐朝专门成立了茶马司,负责与吐蕃之间的茶马贸易。公元743年,唐蕃会盟,立碑于赤岭(今青海湖东面的日月山),建立了茶马互市。为了交换茶叶,吐蕃曾派专人经营藏、汉茶叶贸易,称为汉地五商茶。史籍有关于吐蕃王室储存汉地各种名茶的记载。在藏文的《汉藏史集》中,有两章(《茶叶和碗在吐蕃出现的故事》、《茶叶的种类》)专门介绍茶是如何从汉地传入吐蕃的情况。书中写道:对于饮茶最为精通的是汉族的和尚,此后噶米王(即赤松德赞)向和尚学会了烹茶,米札衮布向噶米王学会了烹茶。这以后依次传了下来。鉴别汉地茶叶好坏的知识篇为《甘露之海》。这说明随着茶叶传入西藏,茶文化也随之在西藏广为传播。茶叶一经传入西藏,它所具有的助消化、解油腻的特殊功能,使之成为肉食乳饮的藏民族的饮食必需品,上至王公贵人,下至庶民百姓,饮茶成风,嗜茶成性,纷纷竟相争求。于是,系于两地之间的茶马古道也应运而生。

陕西茶文化的历史


世人不知,陕西的茶文化有很高的历史地位,在唐代及唐代之前算得上是茶界的龙头老大,江南茶文化的发育与陕西茶文化的繁荣密切相关。

第一,居住在陕西南部的古代巴人是中国最早种茶、用茶的民族

巴蜀茶文化在中华茶文化中的历史位置已有定论,巴先蜀后也已为学界认同。在不晚于西周时代,陕南的巴人就已开始在园中人工栽培茶叶。因此,巴人种茶历史可追溯到3000年前这是不争的事实。

第二,汉唐时期因大规模移民的历史机遇陕西得饮茶风气之先

清代著名学者顾炎武推断秦人取蜀而后,始有茗饮之事。秦人取蜀第一次在公元前316年,即秦惠王更元九年,司马错伐蜀,灭之,灭蜀后徙奏民10000户到蜀地。公元前316年时蜀人已开始种茶、饮茶,并将此艺能传授给迁入蜀地的秦人。

第三,陕西茶业历史悠久并在中国茶业发展史上写下辉煌的一页

西北五省惟陕西产茶,陕西茶的主产地又在陕南的汉中等地,唐宋时期茶不仅是陕南农户衣食的重要来源,朝廷也奈此开辟财源和扩充军备。明代的汉中是陕南茶和蜀茶的集散地和贸易中心,汉中茶的产量最高达到500万斤(1557年),合2500吨。

第四,陕西是历代封建王朝茶马交易国策的实施地和重要市场

早在唐贞元末年,朝廷为了固边,扩充军队,急需大批马匹,用于装备骑兵和运输粮秣,而西北地区的少数民族又急需大批茶叶,鉴于双方的需求互补,朝廷适时的设立边贸市场,用茶叶与西北的少数民族换马,开了茶马交易之先河。

第五,唐代长安的宫廷茶文化辐射全国并确立了茶的国饮地位

中唐以后,茶道大行于天下。一般说来,中国数千年里皇权中心即是一切社会现象的发生中心,总是皇帝左右朝廷,京都领导全国。陕西长安作为大唐建都之地,成为一切文化现象的发源地和聚焦点而辐射全国,茶文化也不例外。

第六,法门寺唐代地宫系列宫廷茶具的发现是中国茶史划时代的事件

地宫茶具的文化质点是三教融合,较明确地体现了佛教茶文化与宫廷茶文化的相互沟通;标明了博大精深的大唐茶文化的历史源头和最高层次,填补了茶文化史研究的空白,为唐代茶文化研究开启了新的思路。

第七,因长安宫廷茶文化而出现的贡茶之制对中国茶业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唐肃宗至德二年陕南茶被选为贡品,这无形中培养了其的精品意识,刺激了茶农们培植名品的积极性。于科技方面言,唐代植茶技术、制茶技术、储茶技校乃至旁及茶具制造的工艺、产品包装的不断改进无不与贡茶之制有关。

第八,中国茶文化在海内外传播唐代长安是最重要的中心

唐代茶叶的出口量很大,沿丝绸之路输往中亚、东南欧和北非占有相当大的比例,是外贸的主体商品之一。明、清至民初,陕西茶在大西北市场占有很大的份额,且仍旧沿着丝绸之路运销西亚伊朗、土耳其、阿拉伯、伊拉克,及北非的埃及、得黎波里、突尼斯、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等国。

曾踏上丝绸之路风光过,曾领导饮茶新潮流潇洒过,曾进贡朝廷高贵过,曾为朝廷交换战马荣耀过,曾稳稳占领大西北市场霸气过曾是全国最早的茶区和茶叶种植中心,曾是全国茶文化的鼎盛地区和传播中心。陕西茶业和茶文化的历史地位,在中国茶史上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和举足轻重的历史地位。

中国茶文化历史


茶字最早见于中国的《神农本草》一书,中国也是世界上最早发现茶树和利用茶树的国家,可见中国的茶文化发展很早,那么中国茶文化历史有哪些?

有关研究表明:在中国茶文化的发展历程中,三国以前以及晋代、南北朝时期应属于茶文化的启蒙和萌芽阶段。大量资料证实,中国西南地区是世界茶树源产中心,更确切地说在云南省,但茶文化的起点却在四川,这是由于当时四川巴蜀的经济、文化要比云南发达。大约在商末周初,巴蜀人已经饮茶,公元前1066年,周武王伐纣时,巴蜀人已用所产之茶作为纳贡珍品;西汉初期(公元前53年),蒙顶山甘露寺普慧禅师(俗名吴理真)便开始人工种植茶树。公元4世纪末以前,由于对茶叶的崇拜,巴蜀已出现以茶命人名、以茶命地名的情况。可以说我国的巴蜀地区是人类饮茶、种植茶最早的地方。到两晋、南北朝时期,江南饮茶之风盛行。并且,这一时期饮茶开始进入文学和精神领域,中国最早的茶诗在这一时期出现,其代表是西晋杜育所作的《赋》。

在我国的唐朝时期,疆域广阔,注重对外交往。长安是当时的政治、文化中心,中国茶文化正是在这种大气候下形成的。茶文化的形成还与当时佛教的发展,科举制度,诗风大盛,贡茶的兴起,禁酒有关。唐朝陆羽自成一套的茶学、茶艺、茶道思想,及其所著《茶经》,是一个划时代的标志。

宋朝茶文化则进一步向上向下拓展。宋朝人拓宽了茶文化的社会层面和文化形式,茶事十分兴旺,但茶艺走向繁复、琐碎、奢侈,失去了唐朝茶文化的思想精神。元朝时,北方民族虽嗜茶,但对宋人繁琐的茶艺不耐烦。文人也无心以茶事表现自己的风流倜傥,而希望在茶中表现自己的清节,磨练自己的意志。在茶文化中这两种思潮却暗暗契合,即茶艺简约,返朴归真。

元到明朝中期的茶文化形式相近,一是茶艺简约化;二是茶文化精神与自然契合,以茶表现自己的苦节。晚明到清初,精细的茶文化再次出现,制茶、烹饮虽未回到宋人的繁琐,但茶风趋向纤弱,不少茶人甚至终身生泡在茶里,出现了玩物丧志的倾向。

中国茶文化历史有哪些?综上所述,以上就是中国茶文化历史的发展。一直到今天,中国茶文化历史还是源源不断的发展着。

揭示茶文化中"茶"的文化历史


从中国到伊朗,从印度到英国,茶叶是许多国家身份的核心。虽然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茶话,但几乎所有的发音都只来自两个词:“tea”和“cha”。这是世界茶叶背后的故事。

当你在一杯茶上放松一下时,人们很容易忘记战争已经在这些东西上进行了争夺。这引发了家庭和同事之间激烈的争论。它应该是平原还是牛奶?可以用蜂蜜加糖或加入黄油吗?它应该像欧洲人那样在下午喝醉,还是早上更好吃,就像中国人喜欢的那样?然而正是这种分裂的饮料在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将文化联系在一起。

中国如何发现茶叶

根据考古证据,茶叶最初是在公元前1600年左右在中国种植的,但据说早在此之前就被发现了。据传说,在公元前2437年,一个名叫神农的神像坐在灌木丛旁边的灌木丛中,突然爆裂起来。火烧干了灌木的叶子,热量将它们吹过空气,将它们扔进神农的大锅里。神农品尝了绿叶水,他可以看到茶有能力抵消70种草药的毒害作用。

中国茶文化发展中茶叶贸易

在中国茶叶种植的早期,叶子未加工并且有苦味,近一千年来,茶叶一直是东方的秘密。然后,在16世纪,葡萄牙人抵达中国。他们前往远东,希望获得对香料贸易的垄断。但是,在第一次品尝啤酒之后不久,探险家很快发现了它的潜力,并决定专注于出口茶叶。葡萄牙人称之为饮茶,就像中国南方人一样。从广州港口-现代广州-香港和澳门,葡萄牙人将现已加工的树叶运往印度尼西亚,在非洲南端,并返回西欧。

但早在“茶”这个词根据海洋进入葡萄牙之前,另一条贸易路线就是向西传播茶叶。这些茶叶沿着“茶马古道”路穿越中国的云南省。随着茶的砖叠起来高,对运营商的背影,叶经波斯,在中国前往印度茶“变成了波斯‘چای斋’。根据印度地区的不同,大部分地区的茶都是印地语中的“चायchai”。它在孟加拉语中也称为“চাcha”,在马拉雅拉姆语中称为“ചായchaya”。但是,虽然大多数印度方言使用根词cha的一些变体来描述茶,但有一个例外......

为什么英国人称之为茶

在葡萄牙人首次发现茶叶后约100年,荷兰人开始使用他们自己的贸易路线从中国运来叶子。荷兰人在1607年首次遇到现代福建省的茶叶,福建省是主要的语言。虽然茶的书面字符是“茶”,但其发音因方言而异。例如,普通话和广东话,它的发音为cha,而在吴语中则是dzo。继福建的Hoklo民族的语言脚步之后,荷兰人将饮料称为“你”。

随着茶本身,词根tea穿越海洋,荷兰人一次数风暴数月,将中国的药用奇迹带到了西方。在泰米尔语中,茶叶的词语是“தேயிலைyheyilai”,而饮料的词是“the்theneer”,两者都来自根te。当然,泰米尔语主要在印度东南部的泰米尔纳德邦(TamilNadu)使用,这是旧荷兰贸易路线的停靠点之一。根te也到达了印度尼西亚-一个前荷兰殖民地-在爪哇语中,这个词的发音是teh。

在荷兰人将英国人介绍给茶叶的奇迹之后不久,他们就被迷住了。事实上,英国如此沉迷于茶叶,在19世纪,它开始在印度种植鸦片,出售给中国只是为了拥有一种中国愿意换茶的产品。当然,这一举动引发了中英之间的两场战争,最终导致英国更多的贸易港被迫开放。

关于茶的一种流行的误解

流行的概念是,两个主要词根“tea”和“cha”可以通过陆地或海洋是否将饮料引入某个国家来区分。虽然大多数通过海水引入茶叶的国家使用“茶”的变化,但是那些通过土地旅行的地方使用根词“茶”的变体。

然而,据信日本,韩国和越南茶与中国人的发音的相似性与欧洲人无关,而是由于这些语言中的总体语言相似性。794年至1955年间,日本僧侣首次将茶叶引入茶叶,并使用与中国相同的特征称茶“茶”。韩国茶也被称为차cha,在越南语中它被称为trà。

因此,无论你将它称为“茶”还是“茶”,或者介于两者之间,很明显,通过一切,茶叶使各国和各种文化更加紧密。无论您是从袋子里饮用它还是散叶,用牛奶还是没有牛奶,在早上或下午,您说“茶”的方式都是您与数十亿人共享的体验。

印度茶文化历史,英国在印度茶文化历史上的角色


印度茶文化概述

印度与中国争夺世界最大茶叶生产国的称号。在印度地理上和种族多样的次大陆,有超过10万个茶园雇用数百万茶叶工人。茶在印度文化中的地位如此之深,所产生的百万吨左右的茶中有70%是由自己的人消费的。

印度的地形由次大陆在气候和地理方面的重大差异来界定其茶区。印度三大茶区分别是阿萨姆邦,大吉岭和尼尔吉里。位于印度东北部的阿萨姆邦地区位于喜马拉雅山东部茂密茂密的丛林和大吉岭地区,该地区与喜马拉雅山脉相撞并横跨高山脊和深山谷。相比之下,尼尔吉里位于印度最南端的茶区。Nilgiri(蓝山)山脉拥有高海拔的山脉,拥有郁郁葱葱的森林和丛林,茶园茁壮成长。

在印度种植和生产的茶叶与其人口和地理位置差别很大。印度的每个茶叶产区为茶叶种植提供了一个不同而又完美的气候,为我们提供了多种通过其茶文化来探索次大陆的途径。

阿萨姆茶文化历史

阿萨姆邦是印度最大的茶叶种植地区,也是世界上的一些地区。这里是印度本土野生茶树品种Camilliasinensisassamica的所在地。

1815年发现了这种天然茶树,这对英国殖民的印度的英国贸易是一个巨大的福音。当时,英国人确实对茶叶嗜酒,并依靠中国的茶叶出口来满足其日益增长的需求。中国和印度之间的冲突以及与荷兰的航运和贸易竞争使得英国人继续保持成功的茶叶贸易越来越困难。

据说英国探险家和植物学家罗伯特布鲁斯于1823年证实了印度本土茶树的发现。罗伯特的兄弟查尔斯布鲁斯在他的兄弟去世后接手了研究。布鲁斯探索了在该地区种植的野生阿萨姆茶树,并了解到当地部落几个世纪以来一直使用茶叶作为食品和饮料。到19世纪30年代,布鲁斯想出了这些植物如何进行繁殖和培育,以创建最终成为英国主导的印度茶产业。

到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后期,英国人发明了机器来帮助用更少的劳动来加速茶叶生产过程。现在正在用8000台机器替代机器来处理原本手动轧制的茶叶,慢慢地烧煤,并且搁置几个小时晾干,这些机器可以完成50万人的工作。在短短的时间内,英国人拥有茶园和资源,将英国的人均茶叶消费量从1820年的每年1英镑增加到1880年的4英镑以上。更重要的是,印度红茶现在正在发展中使中国绿茶成为世界上消费量最高的茶叶。

阿萨姆地区主要以生产红茶而闻名,这里生产了一些绿茶和白茶,但它们并不为人所知。阿萨姆红茶具有爽口,大胆的风味,可以自己饮用,但也可以很好地融入牛奶和糖。由于其浓郁而浓郁的风味,阿萨姆经常被用于早餐茶混合物,这些混合物受到了英国和世界各地其他文化的欢迎。

虽然发现了阿萨姆邦的土着茶树,但英国人也试图将中国的茶叶和种子偷运到印度。许多人怀疑印度本土的茶树能否与来自中国茶树的优质茶叶竞争。英国人最终成功地走私种子,并在大吉岭高海拔,凉爽,多雨和崎岖的高山上种植中国品种茶树-茶花(Camelliasinensissinensis)。印度的这一部分反映了中国茶树丛生长良好的环境。

大吉岭茶文化历史

到了19世纪50年代中期,大吉岭的茶叶在中国和印度本土的茶树品种(甚至是两者兼而有之)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英国领导的政府继续派出资源发展茶业这部分印度。虽然该地区茶园数量增加,茶园数量增加,茶叶产量增加,但它从未达到阿萨姆邦的茶产量。到目前为止,大吉岭的产量仅占印度总茶产量的1%。大吉岭经常被称为茶的“香槟”。像法国的反复无常的葡萄一样,大吉岭的茶叶作物每年都会有所不同,具体取决于天气,土壤条件以及丛林种植的独特而多变的山地地形。像法国的香槟标签一样,必须在印度大吉岭地区的茶园种植,栽培,生产,加工和加工茶叶,称为大吉岭茶。

尼尔吉里茶文化历史

在大吉岭兴起的同样中国茶树种子被送到印度南部的泰米尔邦的尼尔吉里(蓝山)山进行试验性种植。高海拔地区虽然没有大吉岭那么严重,但是它是相似的,所以它证明了一个肥沃的茶叶生长地区。

虽然增长区域和茶庄的规模与大吉岭相似,但尼尔吉里茶本身从未获得过阿萨姆邦和大吉岭茶所声称的茶叶的威望或价格。尼尔吉里的茶大部分注定要进入东欧和俄罗斯,这些国家是比英格兰和美洲小的饮茶国。这些国家也没有像其他全球消费者那样要求茶品质相同,因此尼尔吉里茶的生产质量受到影响。快速推进150多年,尼尔吉里的分销范围和质量经历了巨大的改进。现在尼尔吉里约占印度总茶叶产量的25%,其中约50%出口到英国和欧洲。

虽然尼尔吉里的高海拔地区与大吉岭相似,但地形和气候不那么极端,有更多的降雨和热带天气。它毗邻印度洋而不是希拉亚,因此该地区遍布茂密的森林,热带丛林,清凉的薄雾山谷,阳光明媚的高原,以及由众多溪流和河流喂养的草原。

该地区拥有两个国家公园和四个野生动物保护区,构成了印度最大的Nilgiri生物圈保护区。在公园和蜜饯之外,尼尔吉里大多是种植园区。该地区70%以上的地区都致力于茶园。印度种植的一些最着名的香料可以在这里找到:豆蔻,肉桂,丁香,肉豆蔻,胡椒和香草。

尼尔吉里的季风季节,具有明显的干湿期,为茶叶的生长和采摘制定了时间表。热带气候允许全年采摘和生产,但最好的尼尔吉里茶是在11月和3月之间收获的茶。中国茶树品种已适应其热带环境,生产出丰富深色,浓郁叶片的丰盛灌木,使茶色泽浓郁,风味浓郁。茶种植于柏树和桉树以及各种香料中,这些都影响茶的香味。与大吉岭相比,这是一种高产作物。味道和产量比大吉岭和阿萨姆更可靠。

没有目睹其茶文化,你就无法访问印度。Masalachai(五香茶)是几乎在印度每个角落消费的饮料。虽然它在各处都消耗殆尽,但根据该地区,城镇或准备它的人的习俗,才可能会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加以调味和准备。尽管十年前一种“拿铁咖啡”的概念仅仅在西方消费者中流行起来,但用牛奶和糖酿造的茶一直是印度人生活的一种方式,超过一百年的时间,可能会持续一百多年。印度在茶水中加入牛奶、糖、薑、胡椒和各種香料,如豆蔻、桂皮、丁香等,这种茶更由印度裔人传入美国。

历史名著中的茶文化


用热血和义气搅动在一起的惊心动魄的“水浒”故事中,一直凸显着一个“王婆茶坊”,它裹挟着一个香艳风情故事,流传在南宋至明初的四百年的书场茶肆中。后经施耐庵和罗贯中的淘洗、加工、再创作成小说《水浒传》。

“王婆茶坊”出现在《水浒传》第二十四回中,当时,茶馆也称茶坊。是众所周知的西门庆、潘金莲风流韵事发生的第一现场。“茶坊”这一场所随着这千古流传的故事展现,从而客观真实地反映出南宋茶馆的经济活动。西门庆是王婆茶坊的顾客,在第二十四回的书中,不到两天时间里,就进出王婆茶坊五次,喝了四次四种不同的茶:他第一次进王婆茶坊,就利用茶坊传播信息的功能,迫不及待地讯问了王婆,潘金莲是谁家妻小?过了两个时辰,第二次走进茶坊,王婆用茶里放入乌梅煎制的“梅汤”奉上;第三次走进茶坊,是在天黑点灯之时,离第二次仅个把时辰,王婆主动递上了一碗“和合汤”的甜茶,宋代风俗“客至则啜茶,去则啜汤”。第二天一早,西门庆第四次上门,王婆“便浓浓的点两盏姜茶”递给他喝,“姜茶”就是在茶中放入几片生姜的茶。他喝完姜茶离开茶坊后,并未走远,在潘金莲门前转悠一会儿,又第五次入茶坊,王婆边问“吃个‘宽煎叶儿茶’如何?”边递上。一个小小的“王婆茶坊”,反映的是南宋茶馆功能,在这个特定的典型的茶坊环境,它已具备了多样化的社会功能,茶坊已不是唐代的只供休息、解渴的茶馆,它除了具备休息解渴的原始功能,还可传播信息、休闲会友、说媒做掮、文化娱乐等,开始作为一个公共交流空间,承载着较多的社会功能。茶馆消费成为当时社会经济生活中的重要内容,茶馆业的兴盛成为宋代经济发达社会繁荣的标志。

宋代是我国茶馆业第一个发展兴盛期。文献记载,南宋时的临安(今杭州),更是“处处各有茶坊”。就连都市以外的乡村集镇,茶馆同样十分兴盛。南宋洪迈《夷坚志》记载涉及茶肆和提瓶卖茶者,多达一百多处:如“临川人苦消渴,尝坐茶坊。”南宋吴自牧《梦粱录》卷十六记载,当时首都杭州茶坊“插四时花,挂名人画,装点店面。四时卖奇茶异汤,冬月卖七宝茶、馓子、葱茶”。

明代《金瓶梅》被评为民间奇书之一,大多数人对其第一印象便是风月景色,甚至一度被列为禁书之一。其实不然,明代成书的金瓶梅大篇幅描写了当时世间生活百态,风土人情。其中,对于饮食、生活的部分描绘得更是十分繁丰和细腻,其中最有看头的就是茶文化。

以茶待客是中华民族的礼俗,《金瓶梅》中描写以茶待客的就有一百多处,有客来访,以茶待客,表示对人的尊敬。在以茶待客中最突出的特色就是以茶待新亲、官场待客、以茶敬主。在《金瓶梅》中多处体现以茶为聘的社会现象,如孟玉楼第一次嫁西门庆,第二次嫁李衙,两次婚礼中都有提到以茶下聘的现象。其中有段以茶为媒的故事,读来让人最为感慨。“金瓶梅“里的王婆在武大隔壁开茶局,和今天的泡沫红茶店差不多。本小利微,挣点些微薄利。因此说媒拉纤,买卖人口,接生打胎的事情都接,还让儿子出远门跟客人学做买卖,跟大老做跑腿,才糊得过口来。西门庆初逢潘金莲,一竹竿打得魂灵出窍,便踅来王婆茶坊打听消息,安排计谋。两下里定个挨光计,果然把潘金莲勾上手。只是金莲过了门,便与王婆断了邦交。王婆一肚子埋怨不是,通通在西门庆死后月娘发卖金莲时夹枪带棒地发出来。二人最后的悲惨结局早众所周知,不消罗唣。

其实,书中所述的茶,更多也是俗人所喝的俗茶,充斥着市井味,饮茶多从实用出发,不太讲究茶的品牌,不注意茶具的形式,而同样重彩浓墨地大篇幅地描写饮茶背景的《红楼梦》中的茶却是雅的,讲究品位,充满雅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