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西语称“绍坞”的束河古镇

发布时间 : 2020-09-29
束河普洱茶 散称花茶 翠河花茶

【www.cy316.com - 束河普洱茶】

下面是茶经网小编为大家精心准备的“纳西语称“绍坞”的束河古镇”精彩内容,帮助大家了解茶文化知识,欢迎大家进行阅读,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束河,纳西语称“绍坞”,因村后聚宝山形如堆垒之高峰,以山名村,流传变异而成,意为“高峰之下的村寨”。它位于丽江古城西北四公里处,是纳西先民在丽江坝子中最早的聚居地之一,是茶马古道上保存完好的重要集镇,也是纳西先民从农耕文明向商业文明过度的活标本,是对外开放和马帮活动形成的集镇建设典范,199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的重要组成部分。古镇海拔2440米,核心区约5平方公里,近千户人家,约3000人。

公元680年,吐蕃南征,在丽江设立“神川都督府”,茶马古道由此起始:唐明皇禁茶入藏,促成滇茶进藏;宋王朝的军事需要,刺激“茶马互市的繁荣”;于是,从元、明以来到近代,茶马古道成为滇、藏、川间经济文化交流的纽带。

茶马古道起于滇南,经过大理、丽江、迪庆、拉萨,止于印度,贯穿中国西部人文风情和自然风光最具魅力的“三江并流”和“香格里拉”地域,格外引人关注。茶马古道博物馆是中国第一家专门研究并展示茶马古道历史文化的博物馆,也是丽江市第一家从事普洱茶文化研究、宣传、推广的专业机构。茶马古道博物馆由“序厅”、“史事1厅”、“史事2厅”、“束河厅”、“皮匠厅”、“茶马风情厅”、“茶艺厅”、“影响资料中心”等8个部分组成,比较系统地介绍了茶马古道的起始时间、线路和重大历史事件,是人们了解茶马古道历史文化的重要窗口。博物馆的建筑原是400多年前木氏土司“束河院”的组成部分,其中的“大觉宫壁画”为江南著名画家马萧仙作品,一直保存,笔法洗练,技术精湛,保留了唐代画风,1998年被列为省级重点保护单位。

2014年4月6日凌晨丽江束河古镇发生火灾,起火点位于四方街往完小方向。凌晨4点20发现火情,到6点多完全控制。据初步统计,该起火灾损毁10间铺面,无人员伤亡,火灾波及附近商铺,接警后消防官兵及时出警,半小时内火情得到全面控制。经各方全力扑救,5点30分明火已全部扑灭。束河古镇处于丽江所有景区的核心部位,是纳西先民在丽江坝子中最早的聚居地之一,也是茶马古道上保存完好的重要集镇。有网友发帖称,云南一些著名古镇一而再再而三发生火灾,让人心痛,如何落实古镇消防安全应该得到重视。消防监管部门平常检查督导要加强,不要等到火灾发生后才来一次集中整治。

束河坐东朝西,背风向阳,村后山林为玉龙山南下之余脉,山形秀丽,植被茂密,白沙岩脚院有凤凰山,为丽江木氏发祥之地,至束河山形再变,呈祥瑞之象,堪舆家称为“丹凤含书之地”,预言文化昌盛,兴旺发达。

出大研城北走,眼前是一片绵延辽阔的原野,一丛丛树前,掩映着一个古老的村舍,纳西族先民跨过金沙江,从大雪山南下进入丽江坝子,就是在旷野上创建了他们早期的文明。

束河、白沙一带是纳西族先民最早的聚居点,也是木氏土司的发祥地。这里古迹荟萃,你可感受更古朴的束河位于丽江城北。

根据官方数据显示,丽江束河古镇共有五万多个床位可提供旅游接待,其主要分部在丽江市区与古城。新城多为星级酒店和宾馆。束河古镇里的客栈,基本都沿袭了纳西族传统的建筑风格,有浓郁的民族风情,要想感受当地纳西族人的生活,首选一定是在古城。

进入束河村,你可直抵束河中心集市,在这里你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是一个类似大研镇古城四方街的广场,面积约250平方米,亦称束河四方街,赶集的日子里异常热闹,曾是丽江皮毛交易集散之地。广场四周均为店铺,古老的木板门面,暗红色油漆。还有店前黑亮的青石,脚下斑驳的石坡路面,以及闲坐的老人,勾勒出束河古朴自然本色。站在广场中心,你细细观察体会,大研古城四方街完全是束河的翻版,纳西民族由游牧向农耕,再走向城市,从这里你可找出一些痕迹。沿束河街北走100米,便可找到溪流的源头“九鼎龙潭”,潭水透明清澈,日夜涌泉,束河人奉为神泉,于是建有北泉寺。寺内陈设与古城其它寺院没有什么区别,倒是源边临水一角,有一个“三圣宫”楼阁,为传统四合院,里面供奉的皮匠祖师。因为是束河人的骄傲,这里有很多制皮的能工巧匠,同时也是重要皮毛集散之地。

由于茶马古道的发展,产生了各种商品需求,至明朝,木氏土司延聘一批江南工匠,定居束河,此后,该地成为滇、川、藏交界地域内著名的“皮匠村”,出产皮鞋、皮货、麻线、铁器、竹器等,束河工匠的足迹走遍茶马古道的每一个角落。cY316.COm

cy316.com编辑推荐

丽江束河古镇茶马古道博物馆


茶马古道博物馆旅游简介

茶马古道博物馆也称大觉宫,是明代木氏土司“束河院”建筑群的组成部分,内有壁画六幅,与白沙壁画一样,是云南硕果仅存的明代壁画典范之作,列为省级文物。其周围建筑为民国年间束河小学的教学楼,现已整体保护,是游客了解茶马古道历史文化的重要场所。

博物馆分为序言厅、壁画展厅、史事一厅、史事二厅、束河生活厅、束河皮匠厅五个展区。向游客展示着该地区的悠久历史与文化。其中的壁画展厅最值得一看。

壁画展厅

大觉宫壁画是丽江壁画的重要组成部分。丽江壁画于明洪武十八年(公元1385年)至清代乾隆八年(公元1743年)300多年间陆续绘制而成,分布在丽江古城内及周围的觉显寺、护法堂、万德宫、珊碧院、皈依堂、光碧楼、寒潭寺、大觉宫、大宝积宫、琉璃殿、大定阁、福国寺、雪松寺等十几处,约在200铺以上。现仅存白沙大宝积宫、琉璃殿、大定阁和束河大觉宫等处。共计50铺,总面积154.57平方米。在历史上称为蛮荒之地的祖国西南边陲保存了如此大规模的壁画,堪称奇迹。

大觉宫位于丽江古城西北4公里的束河村,现存6铺壁画,形成于明木增时代的万历年间,壁画风格与大宝积宫近似,应是大宝积宫近期或稍晚之作。

史事厅

在千年茶马古道上,发生过许多具有重大历意义的事件,并对后来的历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博物馆中介绍了吐蕃南征、天宝之战、滇茶进藏、茶马互市、元跨革囊等历史事件。

开放时间:

8:00-17:00.

赛过“诸葛亮”的束河皮匠


在丽江束河古镇,发黄的皮马甲、皮包、皮靴静静地躺在茶马古道博物馆里--这些皮具做工结实,针脚精细;只是做皮具的匠人们早已不在,无法复述一段皮匠故事。这些皮具有不少就是当年行走在滇藏茶马古道路上马帮们的必备行头,即使是再寒酸的马帮人,马衣褂、马辔头、皮鞋、皮条索都是不可少的,当年产自云南丽江束河的皮具被远销到东南亚、印度、尼泊尔等地区。束河古镇以前被叫做绍坞希日本(纳西语:束河皮匠村),早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束河的仁里、中和、街尾等村子里聚集了皮革匠336户。束河的皮匠在那个时候,一根钢锥、一把锤子、一张皮子就闯荡天下。如今在丽江束河古镇,人们只能依靠陈列在博物馆里的旧物想象一段历史,从被磨得发亮的皮垫子、各种尺寸的锥子、浸泡皮子的旧池子当中,想象一件供给马帮使用的皮夹子、皮袄、皮鞍子如何在匠人的手中诞生。在丽江大研古镇和束河古镇的街道行走,游客还可以看到一些皮匠仍在使用老式工具制作皮具--牛仔包、法国时装包的变体、新式钱包、牛仔皮帽等等。如果仅通过走马观花的方式看看商铺里新束河皮匠的生活,想去了解历史上束河皮匠生活的艰辛是不可能的。正如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介绍的:学习皮革手艺,给人做苦工是件苦差事,皮匠们要在不见天日的皮革作坊里成天劳作。先要把一张硬皮子泡在石灰水里,然后用手不断揉搓,搓得满手都是血泡;然后用石刀在皮子上来回刮,刮光皮毛,但是不能伤到皮子。博物馆的导游向记者介绍旧时皮匠工作的艰辛。但是正如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所言,皮匠的生意还是可以做得成规模、皮匠生活同样可以体面。1942年,仁里村的皮匠李习耀吸引俄国人顾彼得的外资,创立皮革合作社,把大批皮子远销到藏区各地。在永宁和中甸还出现了束河皮匠的聚居地,曾居住在中甸的张儒卓、张群、李鉴、李发昌被合称为中甸四大皮。在踏访的途中,曾遇到许多历史上无比风光的民间匠人,皮匠、木匠、石匠、篾匠、布匠、瓦匠、银匠、铜匠等,许多匠人的技艺都为祖传,在机械复制时代延续祖上的荣光。

茶马旧道上的平易近俗村——束河


在横断山脉的高山峡谷,在滇、川、藏大三角地带的丛林草泽之中,连绵回旋着一条秘密的旧道。几千年过后,成群结队的马帮消散了踪影,太古飘来的茶喷鼻逐步淡去,另有那响亮婉转的驼铃声呢?都不见了。留下的只有旧道旁那条徐徐流淌的束河。本日,我们信步在锦绣中华深圳平易近俗村的茶马旧道上,再一次品味那段流金光阴的写下的纳西文化。

与丽江的喧哗相比,束河就显得很平静,好像一个方才睡醒的村姑,身段固然不那么苗条,但对镜打扮的姿势倒也有几分动听。在温差较大的初冬季候,猛烈的光芒,不由辩白地刻勒出它的表面。

清晨的金色阳光慷慨地播洒在巷子上,五花石铺就的门路反射出刺目标毫光,银杏树轰动着金箔似的颜色,河道里的急流在深处沉痾淀着湛蓝,并在浅处遭遇石头的反对,翻滚出一排排银色的浪花。纳西族的老太太们一身栉风沐雨的传统装束,背着竹篓,三五成群地走在石板路上,脸上深深的皱纹里流淌着小河的光阴。她们历来往旅客投去恬然的一瞥,带叶的白萝卜从竹篓里探出身子,彷佛在与旅客打号召。

而在巷子的背阴面,沉痾郁的墨色中其实有着雄厚的条理,只能埋头去细细观测。那边有摩梭织女指间跳跃的经纬,有纳西银匠师傅手工錾出的银镯花纹,有皮匠师傅手中锥子的快速穿梭,有小吃摊铁锅里的放手粑粑和土豆丝饼滋出的油泡,另有古旧的雕花供桌上膝行着的一只懒洋洋的小花猫

信步到平易近俗村的纳西村寨,一根高伫的旗杆分外惹眼。旗杆两边插着一把把钢刀,白昼,威猛的傈僳族男人会赤足踩着朝上的刀刃一起攀上顶端,并做出倒挂紫金钩之类的惊险行动。这些男人在上阵前,每每会有一些年长的人在阁下念咒语,同时一直地绕圈。相比之下,旅客更乐意浏览十几个纳西族妇女在一种雷同盘旋曲的平易近间音乐伴奏下,跳简略反复却热情欢畅的锅庄。假如你乐意,可以随时参加到她们的行列中。

作为丽江的一部门,束河也于1997年被参加《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有专家说,束河是茶马旧道上至今生存齐备的紧张集镇,是纳西族从农耕文明向贸易文明过渡的活标本,是对外开放和马帮运动形成的集镇扶植典型。

纳西老人的茶馆


在背着行囊走过云南的山山水水,走进纳西老人的茶馆时,一份感动让我打定主意要写一篇它的文字。回来城市久了,古镇的记忆淡了,这也搁浅了。那还是在八月吧,长空蔚蓝,流水清澈,阳光把心情也照耀得无比开阔。

老人的茶馆在云南丽江的白沙古镇里,这里是纳西文化的发祥地。老人说,很久以前,统治者木氏土司就在这里的木府办公。那时保留下来的象形纳西文字和白沙壁画,现在和木府一起成为了白沙古镇的特色。

白沙古镇并没有被接踵而至的游人所打扰,这有赖于相距不远的大研古镇,因为国内的一切旅游宣传都把重点放在了那里。可以说是幸运吧,这样一个纯正的、古老的小镇终于得以完整保留。在小镇里,人们依旧延续着他们朴素、宁静的生活方式。

循着纳西古乐的声响,我们沿着土路,一路走到白沙镇的四方街,几位老人神情专注地在露天的空场演奏着。旁边几位穿着当地蓝土布衣服的白发老婆婆,慢条斯理地择着菜聊家常。正对面,有家读一楼茶馆,牌匾上竟写着welcome(欢迎)。看到有人驻足,很快一位老人就从二层阳台的茶座下来打招呼了。走进去,木楼梯陡而窄且低,踩着还有吱吱呀呀的声音,抬头一看,竟然是个英文的小纸条:watchyourhead(小心碰头)。坐定后,老人递来的不是茶单,倒是留言册。厚厚的几本,翻开来,满是留言,而且是各国文字的留言。英语、法语、德语、蒙古语,更多的是分辨不出的语言。这样看来,茶馆里和古旧的装饰不太相称的英文提示就可以解释了。

点什么茶呢?老人问我们饿了吧,面条吃吧,然后就径自下楼去了。翻着各国文字的留言册,听着那咿呀的纳西古乐,打量着这个也有些年纪的小楼。茶桌铺的是粗土布,虽然不是崭新的却洗得很干净,小果盘里放的红果干是自家晒的,回身看墙角,盆栽后面的小黑板尽管字迹斑驳,却也能分辨出写着:毛主席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另一个墙角的盆栽后则是一张泛黄的毛主席像。好一阵,老人端上来一盘炒面,然后又忙不迭地下楼了,也没顾上说话,又过了好一阵,老人端上来一碗汤面,一壶醪糟一样的饮料。这回终于不急着走了,说吃饱了再喝茶。原来面是老人在厨房亲手做的,吃得我们很不好意思,作为唯一的两位客人,觉得实在是添了麻烦。

和当地的村民不同,老人的普通话讲得很好。他主动自我介绍说他叫杨式龙,作为纳西族的传人,他也有纳西族名字,叫砥石式龙,纳西族的传统是儿子的姓取自父亲的名,砥石就是老人父亲的名字,而他则把式龙传给儿子做姓。2000年老人退休,在老人介绍前我们就在门厅的墙上看到光荣退休的相框了,那以后,他就把自己的房子拾掇了一下,开了这家茶馆。茶馆来了许多外国游客,于是老人开始学英语,茶馆的角角落落也就有了许多英文提示。渐渐的,茶馆的墙上又多了老人写的纳西文字的祝福语。有客人问,他就尽量用英语和手势介绍。白沙古镇的墙里开花墙外香,源自一本国外的旅游手册,慕名而来的外国游客大多是看了介绍来这里探访纳西文化的,而且,这简单的读一楼茶馆和式龙老人都很有名。

从这三两张茶桌看,必定茶馆的客人不多。老人于是总能得闲,一楼的一个房间里,挂满了老人的书法作品。除了茶馆里的迎来送往,写写汉字和纳西文字算是老人的又一项消遣。参观了茶楼里的书房和厨房,我们临走还是喝了茶馆的茶,若非如此,就不知道该怎样付茶钱了,因为那些温暖的吃食都是免费的。和老人告别时,老人给了一张相当于名片功能的小纸条。上面写着:杨式龙,1942年生,现着力于白沙纳西历史文化的研究

那茶怎样的滋味呢?和这茶馆的存在一样,给人美好的希望。在回忆里,丽江的路遥远而漫长,它曾经是茶马古道的一部分,以年为单位计算着这古老的运输方式的行程,长途跋涉为的是一些叶子。总是想它象征着怎样的希望呢,可以支撑起那一路奔波的信念。如今,还是有人把对一切美好事物的希望以自己的方式延续着。

纳西茶路的记忆


从鹤庆新华村向西,只要几个小时的车程,便到了高原古城丽江。丽江因纳西古乐而声名益著,吸引了无数海内外游人。他们在这里听到这种流传上千年的古乐,感受着它的静穆、幽深和恬淡,让它舒缓的节奏和飘逸的旋律洗尽内心的烦恼和焦虑。他们也一定同时发现了神秘的东巴文化和丽江惊人的美丽。

谁也想不到,这座高原古城,竟宛如江南水乡一般,到处清流淙淙。丽江的街道和小楼,与纳西人的从容不迫一样,散发着安闲逸裕的生活气息。而丽江的阳光又是这样宽广和明亮。

人们也许忽略了,丽江不仅保存了千年古乐,也保存了茶马古道的一个重要物证——大石桥。大石桥的历史大约和纳西古音同样古老,千百年来它不知迎送过多少走长路的马帮。如今,它迎送的只是车辆和行人了。

云南社科院研究员李旭告诉我们,过去每年都有十万担滇茶入藏,这一担相当于现在的五十公斤,每年百万公斤的茶叶就以马帮作为运输媒介。马帮走的这条茶马古道十分艰险,一个来回要七个月的时间,马锅头一年只能走上一趟。而这条艰险的运茶之路正是这人与马踩踏出的。

时光流逝,马帮在人们心目中已显得十分遥远,但在老人们的记忆里,一切都依然十分清晰。眼前这位演奏纳西古乐的老人,神情与音乐一样肃穆。谁也猜不到,他就是我们今天所能找到的惟一一位马锅头,他的名字叫赵鹤年。赵鹤年已经很老了,从他十分缓慢的脚步中,我们很难想像出他踏上这条艰难长路时的豪迈与气概。而一位作家却为我们记下了当年马锅头的风采:“赶马的马锅头侧身坐在木鞍上,从齿缝里咝咝地吹出口哨,或低声唱着呈贡‘调子’:

哥那个在至高山那个放呀放放牛,妹那个在至花园那个梳那个梳梳头。哥那个在至高山那个招呀招招手,妹那个在至花园点那个点点头。

这些走长道的马锅头有他们的特殊装束。他们的短褂外都套了一件白色的羊皮背心,脑后挂着漆布的凉帽,脚下是一双厚牛皮底的草鞋状的凉鞋,鞋帮上大都绣了花,还钉着亮晶晶的‘鬼旺眼’的亮片……马锅头押着马帮,从这条斜阳古道上走过,马项铃哗棱哗棱地响,很有点浪漫主义的味道。”

老人介绍说,他从二战时期开始驮茶,那时他二十岁,最多的时候马帮的马有四五十匹,事隔五十年,确切的人数已经记不清了。往事在赵鹤年的记忆里已变得模糊了,毕竟时间已经过去了太久。但茶马古道的魅力,却让有些人依依不舍。

已经很少有人能骑上马,不避艰险地重走茶马古道。那么,从这清脆的铃声中,去遥想那人与马在深山峡谷、在原始森林中的跋涉,去思索茶在怎样的力量开辟出这条令人感慨万端的长路,以及这路对于不同民族之间物质与文化交流的意义,我们一定能更深刻也更亲切地理解茶的特殊魅力。

纳西族的茶谱


纳西族饮茶有悠久的传统历史;土语称茶为勒,它是纳西族每日必不可少的传统饮料。早上一起床,老夫老妇环围着火塘火,忙是是拾缀早茶的事情,太阳挨山,又忙着煮晚茶。有人逢到茶叶断喝的时候,就会捧着脑壳,哼着脑壳疼痛。问其原因,说是犯茶瘾。这是纳西人对茶的一种特殊感情的剖露。所以纳西族以茶作为传统的饮料,是历史岁月悠久了。在这漫长的饮茶传统的食谱里,他们又积累了许多饮茶的文化。

茶内搁放腊油加盐烤烘,称曰油茶,喝此油茶有经饿经渴的作用。有的煮烤罐茶,杯里搁放蔗糖块;然后把茶水倒水倒进茶杯里,称曰糖茶,也有泡清茶。

煨罐茶:取一土罐子,将茶叶置于罐内,在火塘边烤烘,等到茶叶烤出香味,倒进开水,暴涨,旋即倒入杯中,此茶称为煨罐茶。

煨罐茶有不同的饮用方法:有的在茶杯里倒上半杯白酒,然后把罐里的酽茶水,倒进茶杯里,此为酽茶竞白酒,有驱寒解毒清热的功效,是为纳西人喜爱的茶谱之一。有的酽茶内搁盐,喝盐茶有舒胃功效。

其外有传统的面汤茶,炒米茶,麻籽茶,煮此茶锅内搁入麦面,米粒麻籽,放上腊油伙炒,待烤得发黄冒香气,再放上茶叶,加盐,续炒,然后放上水煮之,放面的称面茶,放米的称米茶,放麻籽的称麻籽茶,此为纳西族的传统茶汤。

还有一种叫姜茶,此茶为婚丧事时,纳西族有俗歌之达旦,喝姜茶以驱寒,也有米花茶,它为正月初一必喝的茶谱。

酥油茶:纳西族为牦牛种,酥油视为圣油,是祈神油;新郎新妇抹额头油,也取酥油;纳西族家有客人,必用酥油茶敬客;纳西族的酥油茶做得很考究;取以酥油,茶叶,核桃米沫,麻籽沫,鸡蛋等,然后取煮沸的酽茶水倒入茶筒内,搅拌使其水乳交融,此茶为待客的佳品;有的煮茶水,取牛奶煮茶,此为牛奶酥油茶。

山里青年男女谈恋爱时献雪茶,雪茶土语称为阁勒,意为高山爱茶。喝此茶,寓有相爱之意。因而青年男女寻偶相互呼唤:阁勒吾阁勒,阿胡胡登。就有宙求爱的文化。

倚邦古镇的历史


倚邦古镇的历史倚邦在澜沧江东岸(亦称江内),位于西双版纳勐腊县北部象明乡,是着名的古六大茶山之一。

寻访倚邦,是因为这里曾经是盛极一时的着名普洱茶重镇,是清中前期贡茶采办地。曼松茶是倚邦最好的茶,普洱茶越陈越香的理论之一二百多年的陈年金瓜贡茶的原料就是倚邦曼松茶。

倚邦古镇的历史难于详尽地考证,可以肯定的是,最早人们之所以会迁移到这深山老林来定居,与这里丰富的茶树资源密切相关。先有茶,而后有人,因了茶叶和人,这里渐渐成为茶叶的集散地,形成了商贩云集,人口繁荣,生意兴隆的集镇。可以说倚邦古镇因茶而生。

在历史的记载中,倚邦街是山顶上的街市,起初仅仅是商贩到倚邦山采购茶叶必然的落脚点,马帮到这里驮运茶叶时必须停靠的一个驿站,因此它也成了茶马古道的起点。因为茶叶的迅速发展,它一度发展壮大成了除普洱、思茅之外的大型茶叶集散地,几条商道就以倚邦为中心,曾四通八达地向周边辐射开去,通往内地或与毗邻的越南、老挝、泰国、缅甸等东南亚国家,常年在这茶叶古道上穿梭的马帮,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风里来,雨里去,历经千辛万苦,战胜千难万险,走出了一条条承载经济文化的大道茶马古道。

据《普洱府志》记载,从雍下十一年起,思茅同知就把普洱贡茶交倚邦土司负责具体采办,而倚邦山所属的曼松寨所产的茶又是茶山中最好的,真正算是茶中极品。传说,每年清明以前采摘的曼松茶尖,用开水冲泡时茶芽竖立,加上曼松茶有着独特的品质,曾被指定为皇帝的专用茶,每年在清明节之前就必须快马兼程送到北京城,所以在当地流传着这样一首民歌:倚邦山上贡茶奇,皇帝老儿也着迷,好茶长在倚邦山,好名出在易武地。到乾隆中期,倚邦山的茶园一片接着一片,从补元江边一直延伸到习崆山,总面积超过2万亩,每年产茶万担以上,常住人口万余人,流动人口多时帝近十万人,茶叶生产和贸易盛况空前,清朝时的几块记录茶事的石碑见证着倚邦因茶而兴的繁荣。

但是,当我们踏着坑凹奇曲、尘土飞扬的林中山路来到倚邦街时,倚邦街已没有了往昔的辉煌,映入我们眼帘的残破的古道,陈旧的房宿,和清冷的街景,眼前的倚邦街,除那条踏磨得光滑清亮的石板路,再难找出往日街市的形貌。

从对面山路上看过来,倚邦好像在山顶云层之中,翠绿的森林,袅袅的云雾,有如天街一般。走近,这千年古镇,却因战乱和茶事衰微而残破萧条茶事不兴,道路不通,倚邦古镇难振雄风啊。同行的茶科所的专家感慨道。但是,倚邦的茶仍然是最好的。倚邦现在有三十多户人家,一百多人,每家一两亩茶园,家家户户仍旧种茶做茶。虽然这里不见了当年的繁荣和喧嚣,但是,这片红土地,这片绿森林,这片阳光,这片水土,倚邦出产的普洱茶原料,依然内含丰富,滋味浓酽。

铜箐河小结


阳春三月,辛勤地劳作,忙得不亦乐乎,对于茶农来说采摘春茶,才是春天的真正开始,戴斗笠,背竹篓十指纤纤上下翻飞,山间这番景色,远远望去天蓝山青,人间清香……

14号一早和易武的兄弟们集合,出发开始了我们铜箐河古茶山行:

属勐腊县瑶区瑶族自治乡。铜箐河,是条河,这片古茶园以河命名。铜箐河现在设立保护区,去茶地的路上,一半的路程就在铜箐河里穿插,生态极佳。

铜箐河是路程十分艰难的茶区

茶树依山崖而生,颇有阳崖阴林之感。生长环境的特点十分明显。天气湿热,土壤肥沃。因生长环境于原始森林,树木茂盛,而茶树的向光性和向上生长,使得茶的条索细长,梗长且多,芽看起来比较少;因吸收养分更多,所以内涵更丰富。

我坚信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一步登天的神话,有的只是日积月累、滴水穿石,没有什么能够打败一个永不言弃的人。“铜箐河”在我的生命里留下深刻记忆

实实在在的努力,换来真真切切的幸福

含一口茶汤闷住嘴巴用鼻腔呼吸,香气缓缓贴合口腔回旋升起,有森林的清香,盈满呼吸间,芬芳沁心。那一刻我克制不住的泪水幸福的流出……

勇敢追梦,不言放弃。只为不负时光,不负青春,不负自己、更不负重托

这些年我庆幸自己一直在成长,也让我懂得,人生的每步都要用心对待,真心想做一件事情时,再大的困难也可以克服;不想做一件事情时,再小的阻碍也会成为理由。

相关文章